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曾想过和江青离婚:我到哪去起诉哟!

核心提示: 听到主席的肯定,小孟就和毛泽东探讨起来:“主席,我觉得您除了身体不好之外,其他方面都挺好的。这是小孟自进中南海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听主席主动谈江青。

本文摘自《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郭金荣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1976年毛泽东的身体每况愈下。随着身体时好时坏,他的情绪也随之变化,变得急躁,容易发火。

这天上午,毛泽东提出去大厅里坐坐。小孟扶着他穿过十几米长的宽宽走廊,来到了会客厅。坐在大厅里,毛泽东提出要看看当天的大参考报。小孟赶紧把报纸拿来,又给主席换上看书报用的眼镜,然后搬过一把小沙发椅子,坐在主席对面,用手举着报纸给主席看。

这是习惯的做法。因为毛泽东的手抖得厉害,所以自己看书看报时,就让小张或小孟给他举着。小孟一边举着报纸,一边注意着主席的目光所及,随时调整着位置。不知是累了还是疏忽,上升的速度超过了主席阅读的速度。“啪”的一声,毛泽东用手把报纸打掉在地。小孟吓了一跳,赶紧从地上捡起报纸,连忙说:“主席,对不起,是我不好,您别生气。”“滚出去。”毛泽东大声地吼着,脸也涨得通红。

小孟当然没就此“滚”出。她知道,这是主席心情烦躁的表现,他常常喜怒无常,一点儿的事情,就使他激动。晚年的毛泽东,内心世界更是矛盾重重,各种心态交替出现。

这天,毛泽东又在那里似睡非睡地靠在沙发上发呆,右手的拇指还在不停地弹着食指。心里装不下事的小孟,终于压抑不住好奇,轻声地问:“主席,您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事?”

毛泽东把微闭的眼睛睁开,苦笑着回答:“要说不舒服,这段时间是天天不舒服,许多事情,身不由己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看来,我的本钱已不多啰。”

在十几分钟的沉默之后,毛泽东突然对小孟说:“孟夫子,你看我发愣,觉得奇怪?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这个人,不愿在回忆中过日子。可最近,不知怎么的,一闭上眼,往事便不由得全来了,你说怪不怪?”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