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密:朱自清写给竹隐的71封肉麻情书(2)

核心提示: 1931年6月12日朱自清的情书中写道:隐: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谢谢你给我力量。1931年8月8日,朱自清已对陈竹隐换了亲昵的称呼:亲爱的宝妹,我生平没有尝到这种滋味,很害怕真会整个儿变成你的俘虏呢!

1931年6月12日朱自清的情书中写道:隐: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谢谢你给我力量。

1931年8月8日,朱自清已对陈竹隐换了亲昵的称呼:亲爱的宝妹,我生平没有尝到这种滋味,很害怕真会整个儿变成你的俘虏呢!

然而,陈竹隐想到一结婚她将成为6个孩子的母亲,有很大压力。她在犹豫中疏远了朱自清。这让朱自清的情书变得伤感:竹隐,这个名字几乎费了我这个假期中所有独处的时间。我不能念出,整个看报也迷迷糊糊的!我相信是个能镇定的人,但是天知道我现在是怎样的扰乱啊。

在朱自清情书的“轰炸”下,陈竹隐终于熬不住心内强烈的感情,接受了他的孩子。朱自清的情书中写道:隐:十六那晚是很可纪念的,我们决定了一件大事,谢谢你。想送你一个戒指,下星期六可以一同去看。

他们去看了戒指。在朱自清欧洲访学结束后,两个人在上海结婚,一直共度到朱自清去世。

摘自《民国女子:此情可待成追忆》,叶细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年7月出版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