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精心制造一颗“原子弹”置罗瑞卿于死地?(4)

核心提示: 本来吴法宪跟罗瑞卿没什么宿怨,见面从来就是一张谦恭的笑脸,只不过这时他已死心塌地地上了林彪的贼船。在中央召开的解决“罗瑞卿问题”的紧急会议上,林彪指挥各路亲信一齐上阵,形成对罗瑞卿的密集火网。已经成为空军司令的吴法宪果真没有辜负林总的“厚望”,其论述的主要论据就是前空军司令刘亚楼反映的那“四条”意见。用林、叶的话说:这是一颗置罗瑞卿于死地的“原子弹”。

罗瑞卿心情沉重地说:“刘亚楼同志病到这样的程度,看来是好不了啦,这对我们是个大损失,是个打击。……他患的是不治之症(在肝硬化基础上发生的肝癌),这是没有法子的事。谁都不愿意他离开我们。但这是现实,我们只有按照共产党人的办法,化悲痛为力量,把工作搞好。空军是集体,亚楼同志在要把工作搞好,亚楼同志不在也要把工作搞好。亚楼同志已经病成这个样子,我们只有把责任承担起来……”会议最后研究了刘亚楼的后事安排。

5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发布讣告,沉痛地宣告:“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委员、国防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同志因患重病,医治无效,于1965年5月7日15时15分在上海逝世,享年55岁。”

虽然因那个所谓的“四条遗言”而备遭磨难,罗瑞卿却是个大度的人,并不因此嫉恨谁。

1977年的清明节,一个雪冬之后的春天,翟云英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瞻仰了丈夫的照片后,心中泛起一丝苦涩。她知道,在社会上,在不少人心目中,仍然认为是她证实了刘亚楼的“四条”,才把罗瑞卿打翻在地的。她出门上街,时而有不明真相的人对着她的背影指指点点……

离开灵堂,翟云英打听到重新获得政治生命的罗瑞卿,正住在西山某招待所,等待分配工作。当即决定带着孩子们前去看望这位蒙难多年、刚正不阿的罗大将军。

历史被撩开了沉重的一幕:背着“揭发”黑锅的翟云英和被揭发者罗瑞卿见面了……“啊,是你们,云英同志,快进来坐。”被凄风苦雨折磨后的罗瑞卿仍是那样开朗乐观,他放下正在看的书,笑着招呼走过来的翟云英和孩子们。

翟云英望着平素总是挺立在那里,与他谈话总有一种仰着头的感觉的罗瑞卿,如今却再也站不起来,除了面容已老了许多,最扎眼的是那条空荡荡的裤筒……翟云英的心像被刀剜了一下,眼泪涌满眼眶。稍微平静之后,她说出了压抑在胸中多年的话:

“罗总长,这些年我就是想见见你,跟你说一说,他们说亚楼讲了你什么‘四条’,可全是造谣啊!说我签字证明,也是他们耍的鬼把戏。我绝没有做那个假证,我不会干那种事的,请你相信我……”

罗瑞卿努力挪一下身子,摆摆手说:“这件事不要提了。云英同志,你也别背包袱。我很了解刘亚楼同志。关系一直很好,怎么可能冒出个‘四条’来呢?我根本不相信。我心里清楚,这完全是林彪为了搞我编造的谣言,这笔账应该算在他身上。”

罗瑞卿不愿再回忆那难以回首的往事,仍像当年关心部下一样地询问着:“我听说你也吃了不少苦,你现在生活怎样?有什么困难没有?”

“罗总长,这……”翟云英终于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她心中多年的重负也随着这落下的泪光消失了。当她走出罗瑞卿休养的地方,觉得眼前的阳光从来没有这般灿烂。

以后,胡耀邦总书记为澄清事实,请总政治部调查了解。总政治部经调查后,专门派人登门向翟云英转达胡耀邦总书记和总政领导的关心:“中央对刘亚楼司令员评价很高,当年的悼词没有变。至于那个‘四条’,完全是林彪一伙故意制造的谎言。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至此,所谓刘亚楼遗言之谜终于真相大白。

本文摘自《红墙见证录:共和国风云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二),尹家民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09.10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