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精心制造一颗“原子弹”置罗瑞卿于死地?

核心提示: 本来吴法宪跟罗瑞卿没什么宿怨,见面从来就是一张谦恭的笑脸,只不过这时他已死心塌地地上了林彪的贼船。在中央召开的解决“罗瑞卿问题”的紧急会议上,林彪指挥各路亲信一齐上阵,形成对罗瑞卿的密集火网。已经成为空军司令的吴法宪果真没有辜负林总的“厚望”,其论述的主要论据就是前空军司令刘亚楼反映的那“四条”意见。用林、叶的话说:这是一颗置罗瑞卿于死地的“原子弹”。

胡耀邦(左五)、罗瑞卿(左六)、刘亚楼(右二)等抗大干部合影

关于刘亚楼将军临终前说的“四条”,虽然“死无对证”,但据说上面有“刘亚楼”的签字,虽然人们半信半疑,但这个“四条”在无中生有中起了极大的作用,林彪、叶群就是据此向罗瑞卿发起进攻的。那么这个“四条”究竟有没有?如果没有又是怎样制造出来的呢?

作家许晨对此事作了调查,写有一篇长文(载《浩劫初起》:《空军上将刘亚楼遗言之谜》,团结出版社),其中写道:

历史选择这两个人主持操办刘亚楼的后事,不是偶然和盲目的。他们一个国防部长(林彪),一个总参谋长(罗瑞卿),都是负责军队事务的,此乃分内之事。但由于脾气性格、作风气质、人生追求大相径庭,他们也就不可避免地发生摩擦、碰撞以至冲突了。与他俩都相熟、刚刚去世的刘亚楼,自然成为林彪手中一张可以致对方于死地的“王牌”……

公祭大会之后,刘亚楼的骨灰盒由他的子女捧着,在数百名解放军战士的护卫下,移至八宝山革命公墓。至此,追悼刘亚楼的活动告一段落,善良的人们以为:从此刘将军的英灵大概会安静下来了。

然而,非也……

料理完丈夫的后事,翟云英回到家里,感到到处都是空空荡荡的……

几位热心肠的老大姐,邓颖超、林月琴、薛明、郝治平等,十分理解此刻翟云英的心情,纷纷前来看望她和孩子们,劝慰她节哀保重……

这些宛如一股春风,给翟云英冰冷的心中增添了些许暖意。可没想到,那位一直对刘家恭敬有余的空军二把手吴法宪却弹出一个不和谐音。

葬礼刚刚结束,吴法宪派他的秘书何汝珍来找翟云英:“吴政委说了,送灵的人准备回去,是不是在你家搞一个小宴会,请请他们?”当时,上海空四军政委江腾蛟等人陪送骨灰到京。

翟云英尚沉浸在失去丈夫的悲痛之中,一家人几天来都吃不下饭,哪有心思请客?一口回绝:“我们家死了人,又不是办喜事。请客不是有招待所嘛!……”

“那……”话不投机,何汝珍又转弯抹角谈起另一件事:“翟医生,我听说刘司令病重时给你说过,将来空军让吴政委挂帅,是吧?!”

“我没听说过。这么大的事情由中央研究决定,哪能个人乱许愿。”

这位善于逢迎的何秘书碰了一鼻子灰,悻悻而去。同时也为翟云英将来的厄运埋下了伏笔。“文革”中,翟云英以“莫须有”的罪名蒙难,这个抱上吴法宪粗腿的何某人专门跑到门诊部,恶狠狠地上台批斗:“翟云英一贯反对吴司令当空军司令……”

身材臃肿的吴法宪,见到翟云英及刘家的孩子们,还是一脸笑纹,只是功夫大减,不像过去那样经久而不衰了……这是一个颇为奇特的人物:敦厚与奸诈、聪明与愚蠢、胆小怕事与狂妄自大,在他身上十分鲜明地混合在一起。

吴法宪这样一个人,不能说他没有为人民做出过贡献。尤其在担任空军政委期间,表现出少有的谦虚、诚恳与勤勉。他对空军刘亚楼司令员极其尊重,一切以刘司令的意见为准,甚至号召空军人员都要采取这个态度。“因为刘司令是毛主席信得过的人,是经验丰富的优秀指挥员。”以至人们私下议论他是“提包政委”,意即时刻提着司令员的公文包在后边跟随的角色。

当无情的病魔把刘亚楼将军击倒在病床上之后,吴法宪确实十分难过。他亲率空军党委常委们,日夜守护在病房里,忧心如焚,好像自己的亲人不可救药一样……刘亚楼去世了,他除了跑前跑后,帮助处理后事以外,还怀着悲痛莫名的心情,在《解放军报》上亲笔撰写了一篇题为《痛悼刘亚楼同志、学习刘亚楼同志》的文章……

很难想象,写出这样情真意切的悼念文章的人,一年后会疯狂地迫害被悼念者的遗孀。人啊,就是这样复杂;生活啊,就是这样非理性。当然,这是后话。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