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的痛苦:1968年违心批判刘少奇的“罪行”

核心提示: 周恩来一再告诫那些癫狂的造反派,不要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不要揪人,不但谭震林、李富春等副总理不能揪,刘少奇、邓小平也不能揪,陶铸也不能揪。把毛主席身边的人都揪了,如何保卫党中央?刘、邓、陶是中央常委,我还得保。”

周恩来和刘少奇(资料图)

“我们不能侮辱他的人格”

1966年10月,在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伯达有意提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概念,而林彪干脆对此作出注释说:“这次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错误路线主要是刘、邓发起的”,将斗争的矛头直接指向刘少奇和邓小平。

似乎是一种默契,会议期间,“打倒刘少奇”的大幅标语,出现在北京的街头巷尾。10月20日,哈尔滨工业大学红卫兵来京串联,并准备把批刘少奇的大字报张贴到天安门广场。周恩来知道后,一再予以制止。

当时,这种劝阻一点作用也没有,“打倒刘少奇”的大字报仍是有增无减,大有向全国扩散之势。周恩来十分生气,极为反感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你们都看见了,大街上那些大标语与口号上,把刘少奇名字倒着写,打叉叉,这像什么话嘛!这样做不文明啊!少奇同志的问题还没有定性嘛,即使定了性,我们也不能侮辱他的人格嘛!”

也就是在此时,他考虑到刘少奇的艰难处境,吩咐自己的保健医生:“你去看看少奇同志,他现在怎么样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