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陆定一为何拒绝获释 坚持在秦城监狱坐牢(4)

核心提示: 陆定一思忖,有谁能关心秦城监狱这些囚犯?专案组向他宣布:中央决定放你出狱,离北京回老家,每月发给200元生活费。 文革时所谓的“群丑图”,第一个就是陆定一。他们要陆定一回牢房去,陆定一继续义正辞严地逐条驳斥,专案组招架不住,自己走了。

陆定一忆文革秦城:有人冒死上书毛泽东揭刑讯

文革时所谓的“群丑图”,第一个就是陆定一。

专案组张口结舌,无言以答。他们要陆定一回牢房去,陆定一继续义正辞严地逐条驳斥,专案组招架不住,自己走了。

稍有法律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些罪状是不能成立的。举几个例子:“世代做官”,怎么也能构成罪状呢?陆定一对我们说过:“专案组的人告诉他,从他这一代往上数第六代,在清朝当过兵部尚书。我没查过家谱,不知道有无此事。即使有此事,也不能算我的罪状。”“接受父亲的遗产”,1937年他从陕北到南京治疗痔疮,家里给了他二千多元。当时中共南京办事处刚建立,缺乏经费,他拿一千元作为党费交给南京办事处;拿一千元给唐义贞的亲属作为去找女儿陆叶坪的费用,还有几百元零钱,作为治病的开销。这能算是“阶级异己分子”吗?

说“秦只有十七年”。庐山会议前和彭德怀谈过话。说“严慰冰是精神病不是反革命”。这些都谈不上是“反党”。陆定一多次说过,他请教过医生,确实有这样的精神病,平时一切正常,发作时候精神就错乱了,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严慰冰正是属于这样的精神病。

1933年共青团中央被破坏的事,陆定一没有被捕,没有任何错误行为,和内奸嫌疑根本挨不上边。

陆定一坚持申辩、上告,只好在监狱里再蹲下去。

来源:光明网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