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潘汉年为何引发毛泽东震怒 博古在密谈中一语成谶

核心提示: 潘案的关键人物胡均鹤 1955年4月2日,陈毅赴中南海,向毛报告了潘汉年交代的事情,并交上潘汉年写的材料。1977年4月14日,潘汉年在监狱中和劳改农场度过了22年后,带着“无期徒刑”的帽子病故而去。潘汉年一生跌宕起伏,他的故事耐人寻味,他的功勋不可被忘。

1955年3月下旬,身为上海市副市长的潘汉年进京参加了一次党代会。4月1日,大会结束后的第一天,潘汉年找到了上海代表团的团长陈毅,交给他一份书面材料。陈毅一看这份材料,觉得非同小可,事关重大。于是亲自跑到中南海,向毛泽东作了详细报告,同时把潘汉年写的材料转呈给毛泽东。毛泽东一看材料勃然大怒。4月3日晚,毛泽东令时任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亲自带人前往上海代表团下榻的北京饭店,将潘汉年秘密逮捕。从此潘汉年便深陷囹圄,1977年4月14日,潘汉年,这位中共地下情报界的大佬,在监狱中和劳改农场度过了22年后,带着“无期徒刑”的帽子病故而去。其实,潘汉年悲剧性的命运早在1936年与博古的一次密谈中就显端倪。

中央决定了由潘汉年再赴江南,作为中共正式代表,带着中央正式条件和意见,与国民党高层进行谈判。

1936年9月23目,潘汉年去向博古辞行。博古语重心长地对潘汉年说:“我派你和陈云去莫斯科后,张(张浩)、毛、周都焦急地等待回音。你脑子里带密电码,又以谈判代表身份回国,走比较安全的路,晚到一两个月,是无可非议的。张浩也曾说过,再等一个月潘汉年就能到来,结果你比他晚回来九个月。在这九个月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和共产国际执委会又联系不上,逼得毛又派邓发去莫斯科,汇报一、四方面军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你说毛能不生气吗?”

邓发

邓发

“你在向张闻天汇报时,一再说王明交代的任务,要中央把国共合作、联合抗日放在第一位。这种说法不准确,国共合作联合抗日是中共中央首先提出来的,不是王明。王明不了解国内情况,在国外指手画脚,想指挥国内,毛对这种做法最反感。中共中央和驻共产国际的中共代表团之间的关系,以前,临时中央一直把王明看成是上级,认为他既是中共中央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又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书记处副书记,是共产国际负责处理中国问题的主要领导人,在国内时就是我们的上级,所以,一有问题就请示他,听从他的指挥。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概念错了。到陕北后,毛明确表示:驻共产国际的中共代表团是中共中央的一个派出机构,是受中共中央领导的一个部门,因此它的一切活动,都必须首先取得中共中央的批准,中央政治局可以根据需要撤换代表团成员。毛派邓发去莫斯科,其中有一件事,就是向季米特洛夫阐明,中共中央有权更换代表团成员,取得了季米特洛夫的支持。看来王明在苏联的时间也不会很长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