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张爱萍:说我是邓小平的四大金刚是对我的侮辱!(4)

核心提示: 写传记须用史笔,史笔一般厚重少文。这个硬,既是个性,更是人格。张将军在“文革”中堪称是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将军的拔俗之言,表现出将军人格的高尚。在张将军心里,独立人格是最宝贵的,否则便是卑下的,一个共产党人,应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张爱萍:说我是邓小平的四大金刚是对我的侮辱!

1985年6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期间,张爱萍与邓小平、李先念、徐向前在一起。

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

张将军说他平生有“四不畏”:不畏天命,不畏大人,不畏圣人言,不畏权势。不畏,即骨头硬,没有奴颜和媚骨。

“文革”的险恶形势,最能考验人的精神硬度。张将军在“文革”中堪称是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造反派批斗张将军,挥铁链要打,将军举起板凳自卫,对方敛手。将军言:“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他被诬为“特务”身陷囹圄后,坚决不低头,不检讨,更不揭发别人,坚守做人的气节。张胜从将军自牢中夹带出的纸片上看到:“咬紧牙关,战胜屈辱”,“站着死,不跪着生!”下笔用力之重,把纸片戳得满是窟窿。

张爱萍:说我是邓小平的四大金刚是对我的侮辱!

1975年,他跟随邓小平搞整顿,常发“今不如昔”之论。挨批后,他凛然回答:“说我讲‘今不如昔',就是否定‘文化大革命'。告诉你,我不怕,泰山压顶也不能把我骨头压碎!”粉碎“四人帮”之初,国防科委仍在“批邓联张”,声言“邓小平、张爱萍的案不能翻”。

张爱萍:说我是邓小平的四大金刚是对我的侮辱!

陈锡联当时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极力替张将军说好话:“张爱萍同志不过说了句‘今不如昔'嘛,别人也讲过,张爱萍同志讲的话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会后,有人把话传给了张将军,没想到张将军说:“怎么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这个意思,文化大革命就是今不如昔嘛。”张将军当然心领陈锡联的好意,但他就是“不识时务”,不认这个错。

在疾风板荡、沧海横流的政治运动中,更显出张将军人格的伟岸。有些干部和将领,在战场上英勇无比,不愧是英雄好汉,但在党内斗争中,却屈服于权势,不分是非地“紧跟”,甚至为了自保和邀功而倾陷他人。更有一些人卖身投靠,为虎作伥,良心丧尽,如吴法宪、邱会作之流。一时的软弱糊涂,并不一定证明软弱者全然就是软骨头,因为这当中可能包含某种复杂因素,也可能是出于一种策略。但无论怎样,软弱者毕竟没能做到威武不能屈。张爱萍则做到了,他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