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国共秘谈换俘 人质却被狂热群众砍头 后果严重(3)

核心提示: 这天上午,东固十里八乡的“老表”们纷纷向会场涌来,他们都是冲着公审张辉瓒来的。张辉瓒墓 张辉瓒被杀后,国民党对共产党、对红军、对苏区进行了疯狂的报复。从第二次至第五次“围剿”,红军打了20多场大仗,但都极少能活捉到一个“将军衔”的国民党大官,这也是与张辉瓒的被捉与被杀有关联的。

会上,毛泽东、朱德提出,张辉瓒既已投降了,又愿输送武器金钱医药,就应按俘虏政策给予优待;甚至可以利用其一技之长,充当军事理论教员。

毛泽东据理力争:“实践证明,优待俘虏有利于瓦解敌军,壮大自己。张辉瓒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之有违我党我军的俘虏政策,给国民党诬蔑宣传以口实。总之是,杀之于我不利。”

但反对者在会上固执己见,坚持要杀。张辉瓒干的坏事确实太多。1929年他任南昌卫戍司令时,曾屠杀人和进步人士1000余人,人称“张屠夫”。一个月前,在“进剿”东固时,张辉瓒命令部下:东固已匪化,石头要过刀,板凳要火烧。40里内,凡10岁以上的男女老少,格杀勿论。不论民房公房,草屋土屋,在部队撤退前,一律烧光!因此,他的部队在东固地区看到老百姓的房子就烧,见到粮食衣物就抢,捉到人就杀掉,抓到妇女就强奸,可以说是无恶不作。

当时中共中央尚在上海,在中央,负责军事的是周恩来。周恩来等经过认真研究,认为张辉瓒被捉,对南京政府影响很大,他们一定会极力想法弄回。如借此提出一些放回张的条件,对于改变中央苏区极为困难的环境,对于扩大共产党的宣传都是有利的。于是决定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秘书长李翔梧为军委代表,以中央特科的涂作潮为中共代表,赶往南昌与国民党进行谈判。同时,周恩来还通过地下交通线致信朱德、毛泽东,指示他们做好放张的准备。

朱性芳将与中共接触的情况报告给了鲁涤平。鲁涤平打电报给南京军政部,最后报告到了蒋介石那里。蒋权衡再三,指示电复南昌行营,同意赎救张辉瓒。得到了南京政府的许可后,鲁涤平委托江西省政府秘书处的政务秘书王信一为全权代表,带着优厚的条件:向红军捐送20万元现洋、20担医药,释放由南昌所属监狱关押的100多名共产党政治犯,提供装备5000余人的枪械弹药等,赶往上海与中共谈判。王信一赶往上海后,在龚饮冰的安排下,与中共代表李翔梧和涂作潮在一家饭店里进行了谈判。初次谈判进展较为顺利,双方约定共赴江西。2月7日上午王信一与两名中共代表抵达南昌。王将李翔梧、涂作潮安排进一家旅馆,便先回家了,说好中午回来陪他俩人一块吃饭。

李、涂送走王后,在房间里洗了把脸,便上街转悠。出街不远买到了一份当天的《江西国民日报》,上面刊登有张辉瓒已被中共处死的报道,大吃一惊。事不宜迟,两人立即化装逃离了虎口。

国共双方围绕张辉瓒的留放而展开的这次谈判就此流产。

张辉瓒为什么被杀?原来1931年1月28日,苏区政府在吉安县东固召开了反“围剿”胜利的群众祝捷大会。国共双方的高层领导当时谁都不曾想到,正是这个群众大会,使事情陡然间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由于当时通讯落后,联系不便,党中央的指示尚未送到中央苏区。东固的群众祝捷大会提出要公审张辉瓒。军长何长工得悉后拿不定主意,便急忙赶到红军总部请示毛泽东。毛泽东皱着眉头在想,这个张辉瓒,在东固一带曾纵兵大肆烧杀抢掠,群众对其恨之入骨,这股愤怒情绪控制不好就会出意外。但是苏区在东固开这么大的群众集会,不让公审张辉瓒又显然说不过去。毛泽东想来想去,最后决定让何长工多带些红军战士到场,对张辉瓒加以保护。 这天上午,东固十里八乡的“老表”们纷纷向会场涌来,他们都是冲着公审张辉瓒来的。就在不久前,这个张辉瓒带着队伍在这里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此刻,群众把对国民党军队的仇恨,都集中发泄到了张辉瓒的身上。“剥皮”、“抽筋”、“点天灯”的怒吼声此起彼伏,情绪激昂的农民群众纷纷登上主席台揪打张辉瓒。局势失控了,青壮赤卫队员和激愤的群众,硬是从红军战士的手里抢走了张辉瓒,将其拖到会场不远处的田头后立即处死。随后又将其头砍下,装进了一只竹笼,扔到江里任其漂流。

2月2日国民党兵在吉安的神岗山附近发现了这只竹笼并打捞上来。有人依稀辨认出这正是张辉瓒的头颅。消息传到南昌,鲁涤平于3日下午就赶到了吉安,一见之下顿时痛哭流涕。翌日,鲁涤平一面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南京的蒋介石,一面派人赶做了楠木的假身并配以衣冠入棺。至2月7日才公布消息,刊登到了报纸上。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