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邓小平在张国焘被批时如何为红四军仗义执言?

核心提示: 红四方面军筹集的送给中央红军的数量巨大的物资,有效保障了中央红军的后勤供应。我们必须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来正确评价红四方面军,要把红四方面军对长征胜利的重要贡献和作用,同张国焘的错误严格区分开来,绝不能因为红四方面军出了一个张国焘,就否认或抹杀红四方面军的光荣历史。

邓小平在张国焘被批时如何为红四军仗义执言?

邓小平

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为党领导的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事业建立了卓越功勋。他虽然没有参与红四方面军的创建,却与红四方面军有着不解之缘。红一、四方面军会师之初,红四方面军对红一方面军提供的多方面援助,即给邓小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三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结束长征、红四方面军却遭到大肆批判的时候,邓小平又出来仗义执言,为红四方面军说了公道话。之后,邓小平又与刘伯承一道直接统率红四方面军南征北战,将其锻造成为闻名天下的刘邓大军。

念念不忘红四方面军提供的援助

中国工农红军是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时期统一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失利后被迫长征。经过长途征战,中央红军入川之时已是人困马乏,精疲力竭。当此之际,红四方面军给予了中央红军以有力的援助。早在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懋功会师前,为了慰劳远征的中央红军,红四方面军热烈地开展起捐献活动,从思想上和物资上做好与中央红军会师的准备。一时间,从前线到后方,从总部机关到基层连队,从干部到战士,到处都是捻毛线,织毛衣毛袜,打草鞋,捐献粮食药品衣物的感人场面。捐献的物品中,很多还是新的,指战员们平常舍不得穿用,现在都捐献出来,以表达自己对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的爱戴和崇敬。坚守在千佛山、伏泉山、土门一线的各部,虽不时要与川军作战,但依然不减捐献的热情。时任第四军第11师师长的陈再道回忆说:“提起送慰问品这件事,那情景是感人至深的。那时候,我们住在山沟草棚子里,坚守在千佛山一线阵地上,生活艰苦,物资缺乏。但是指战员们听说要与中央红军会合,纷纷拿出各种物品交给领导,让领导转交给中央红军。”

1935年6月14日,中央红军翻过千年雪山——夹金山,到达四川最西部的懋功,与从川陕根据地来的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在两军会师后,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将所筹集的数十万斤粮食和大批其他物资送给中央红军,其中仅红31军官兵就捐出军衣约500套、毯子100多条、草鞋1380双。红四方面军用马队、牦牛队和人力昼夜兼程运送到懋功的物资,以战友之情温暖了受苦受难的战友之心,让翻越大雪山后几乎“弹尽粮绝”的中央红军“绝处逢生”。川陕省苏维埃政府按照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的指示,组建了迎接中央红军筹粮工作队,带上骡马和各种物资,在中央红军必经之地如马尔康等地设立接待站,欢迎中央红军的到来;凡是路过此地的中央红军部队,都得到了补充。尤其是中央机关和军委总部,由于不像其他部队能够自行筹粮,就按30斤/人重点给予补给,这些行动受到了红军总司令朱德的高度赞扬。红四方面军筹集的送给中央红军的数量巨大的物资,有效保障了中央红军的后勤供应。

与此同时,红四方面军还给予红一方面军以人员上的补充。红一、红四方面军懋功会师后,由于中央红军自长征以来,转战数省,经过无数次血战,才冲破敌军数十万大军的包围圈,因而入川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之时兵力只剩下1万多人,而此时的红四方面军则兵强马壮,有8万人之多。徐向前、陈昌浩根据这种情况,站在革命全局的高度,抽调三个建制团3800余人编入到中央红军。这些编入中央红军的部队,后来在战斗中都发挥了重大作用,为长征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不仅如此,两军会师后,邓小平本人也得到红四方面军战友的无私援助。在这里,邓小平意外地遇到了另一个四川人,就是早年曾与他一块在法国勤工俭学、从事革命活动的老战友、时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的傅钟。傅钟见邓小平还没有马,便慷慨地说:“我送你一匹马吧。”同时还送了一件狐皮大衣,一包牛肉干。老战友的关怀令邓小平十分感动,后来他就是靠着这三件“宝贝”终于走出了草地,到达陕北。许多年以后,邓小平仍对傅钟的雪中送炭念念不忘。他说:“一匹马,一件狐皮大衣,一包牛肉干。这三件东西在当时顶大事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