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一号号令”多犯毛泽东忌讳 他的一个动作说明一切

核心提示: 人物周刊:那周总理怎么没有保他,还让他揭发黄永胜?人物周刊:中央对你岳父处理林彪坠机事件的方式是什么态度?第二天,一辆华沙车拉着全家在北京城内转了老半天,终于拐进一个院落。阎明:没有,什么动机都没有。

“一号号令”多犯毛泽东忌讳 他的一个动作说明一切

1978年,刚解除监禁的阎仲川与阎明在北京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阎仲川之子阎明,削笔细写其父与林彪及“四野”的种种旧事,述及“一号号令”内幕、毛泽东与林彪的恩恩怨怨、林彪坠机以及珍宝岛背后的中苏冲突。

阎明的父亲阎仲川,是林彪嫡系旧部,曾任副总参谋长,参与制定“一号号令”。林彪事件之后,被打倒,被审查,被关押,一家人也因此星散天涯,各自零落。

这一家人与林彪的渊源至此尚未完结。“九·一三”事件后,在蒙古处理坠机事宜的驻蒙大使,是阎明后来的岳父许文益,他冒着受处分的风险断然启用停了多年的“中苏热线”;而这条热线,正是阎明的外公孙继述多年之前亲手架设。

天意从来弄人,一家三代,绕来绕去,最后还是绕不过林彪。

军事上,林彪是天才,隐忍、蓄势、反扑;性格上,林彪极内向,孤僻、倔强、好胜。但也许他只是一把镆铘之剑,而非握剑的手。

已盖棺论定的“一号号令”和林彪“反革命政变”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事都瞒不过的毛泽东,明明知道“一号号令”,为什么却从不高兴,一下子变成不知道?

历史叙述的幽微处经得起多少推敲?

摆脱了小山头,却融入了更大的山头

人物周刊:你父亲原来是吕正操手下?

阎明:我父亲在冀中军区时是吕正操手下,到东北也跟着他,后来吕正操到西满军区做司令(当时,东北有东满、西满、南满、北满几个军区),叫他一起去。父亲给他写了一个条子,说不能去,下面已经有人议论,说我是吕司令山头的人。所以他就留在总部跟了林彪。我父亲后来说,他是摆脱了一个小山头,却融入了“四野”这个更大的山头,最后还是受了牵连。

人物周刊:他后来一直做林彪的部下,他们关系怎么样?

阎明:我父亲是林彪的老部下,他们就是一个上下级的关系,个人关系没有。部队界限分明,领导就是领导,部属就是部属。1945年东北民主联军时,他就是林彪的作战参谋,辽沈战役是作战科副科长,后来跟林彪打到湖南衡宝——那是林彪直接指挥的,后来他身体不行了。我父亲那时就跟林彪分开了,“四野”到广州后,林彪到中央当领导了。

父亲后来跟林彪是1969年珍宝岛战役后。他北调到北京做副总参谋长兼作战部部长,原先是广东省革委会副主任、广州军区参谋长。他调北京也不是林彪要调,是黄永胜先来北京当总参谋长,用了一些“四野”的人。在广州军区黄永胜是司令,我父亲是参谋长,顺手就调过来了。

人物周刊:那你父亲跟黄永胜关系怎么样?

阎明:也是上下级,没什么私交。工作上我父亲有建议权,但必须服从命令;生活上没什么来往,但我父亲跟他比较熟。

黄永胜这个人,坊间传他这不好、那不好,但他是很能打仗的,是个名副其实的战将。再一个,他不拘一格、知人善用,爱用年轻有才的干部,治军很有一手,在广州军区是出了名的。

人物周刊:到了北京后,你父亲、黄永胜、吴法宪他们都是林彪的人吗?

阎明:怎么说呢,我觉得应该都是毛主席的人,是不是?不能算林彪身上。照理说黄、吴、李、邱,包括我父亲,在党内、军队里担任那么高的职位,这个没有毛泽东点头是不可能的。

人物周刊:你父亲对林彪是什么看法?

阎明:战争年代我父亲长期跟随林彪,一直是他指挥班子的核心成员,对林彪的指挥才能很钦佩。林彪打仗很有一套,稳、准、狠。没经历过战争的人是不会有这种体会的,我们也只能听老人讲讲,凡是跟林彪打过仗、在“四野”呆过的老人,都对林彪的指挥艺术佩服得五体投地。跟林彪打仗,按现在时髦的话讲就是“爽”,非常痛快,总能打胜仗。当时“四野”传唱“林总司令命令往下传,红旗一展大军齐向前……猛打、猛冲、一直猛追赶”。这是心里话。

人物周刊:据说林彪性格不好,他是不是很记仇?

阎明:我不知道这是指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政治上的事情我不十分清楚。但是作为军事将领,复仇心理是必须的,那就是不服输。你整我,我就非得整死你。当兵的必须有这种心理,性格太善良的人当不了兵也做不了买卖。所以说林彪在四平被白崇禧整了一回,那肯定要削他,不仅林彪,全体“四野”将士都是恨不得将他一口咬死!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