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宋美龄在美国红杏出墙,蒋介石带兵捉奸(2)

核心提示: 夜里晚些时候,蒋介石怒冲冲地闯进来,跟随他的三名士兵每个人都带了把自动步枪。蒋介石压制住愤怒,问道:“威尔基在哪?”“我不知道。”考尔斯回答道。蒋介石搜查整栋房子,探看床底,打开橱柜,最后离开了。清晨四点,威尔基高兴地回来了,兴致勃勃地给考尔斯叙述他和夫人的风流韵事。威尔基对考尔斯说:这是他唯一的爱。还说他已经邀请美龄同返华盛顿。

最终,倪桂珍对蒋介石的态度有所转变,并同意与蒋介石见面。就像当初得到陈洁如(蒋介石的第三个夫人)母亲的信任一样,蒋介石也得到了倪桂珍的肯定。至于宗教信仰,蒋介石表示自己会认真阅读《圣经》,但在没有完全理解《圣经》教义前,不会改变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想必是蒋介石的回答改变了倪桂珍的想法,10月6日的《申报》称倪桂珍已经同意蒋介石与美龄的婚事。而美龄的哥哥宋子文起初是不赞同这桩婚事的,他也曾试图阻止双方结合,不过在倪桂珍同意后,很快宋子文也表示了赞同。作为宋家最年长的男性和宋家的主事人,宋子文负责安排婚礼的相关事宜。11月10日,蒋介石从日本回到上海,迎接他的却是卧病在床的美龄。

宋庆龄在得知美龄将与蒋介石结婚的消息后非常激动,她说宁愿看到美龄去死,也不愿看到她与蒋介石结合,她恳求美龄重新考虑这桩婚事。她也拒绝回国参加美龄的婚礼,并指责这场婚姻不过是“两个机会主义者的结合,两个人中间根本没有任何爱的成分”。庆龄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是一个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人,也一直被圣女贞德的故事所影响。对此,《红星照耀中国》一书的作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发表过这样的评论:美龄,作为一个保守主义者,是不是非常相信自己将和二姐庆龄一样,嫁给中国的拯救者?庆龄,作为一个激进主义者,是不是在遇到孙博士之初,也深信自己会这样做?先后作为中国的“第一夫人”,两姐妹的斗争一直是非常激烈的。美龄既把二姐庆龄当做激励自己的对象,也把她当做竞争的对手。超越庆龄也一直是美龄的心愿,她希望比二姐做得更好,当然也要抢走庆龄“中国的圣女贞德”的头衔。

宋美龄红杏出墙 蒋介石带兵捉奸

1942年夏末,也许是同盟国战场上的最低谷的时期,各个战场前线全面溃败。罗斯福决定用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去显示美国人在战争中的团结,他计划派在1940年总统竞选中落选的温德尔·威尔基进行一次世界范围内的访问,为的是告知那些严阵以待的国家,美国必将取得战争的胜利。

为了感谢他,美龄在孔祥熙的住所里举行了一场宴会。威尔基就坐在美龄和庆龄中间。据他所说,宴会结束后,美龄搂着他的胳膊说:“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另一位姐姐,她有神经痛,所以不能出来参加宴会。”宴会的两位主要人物的突然消失惹得人们议论纷纷。威尔基回忆,他们进了屋,见到了霭玲,她胳膊上绑着吊带。他写道:“我们三个人交谈着,因为太愉快而忘了时间和外面的人们。后来孔祥熙来找我们,责怪我和美龄私自离开宴会,而宴会已经结束很长时间了。”然后他们四个讨论了席卷东方国家的革命思想。

10月中旬,蒋介石为威尔基举行了一个送别会,送别会是在一个可以容纳几千人的大礼堂里举行的。蒋氏夫妇的出场仪式十分引人注目,他们坐在平台上两个像御座一样的椅子上。在一些欢迎致辞之后,委员长、夫人和威尔基并排接待来宾。大约一个小时后,威尔基呼喊考尔斯,后者是当时的陪同人员。他小声地告诉考尔斯,他和夫人将会偷偷离开,并让考尔斯代替他的位置,尽最大的努力为他们做掩护。考尔斯就站在委员长旁边,向他提一些问题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之后考尔斯回到宋家。根据考尔斯所述,威尔基晚餐时没有出现。夜里晚些时候,蒋介石怒冲冲地闯进来,跟随他的三名士兵每个人都带了把自动步枪。蒋介石压制住愤怒,问道:“威尔基在哪?”“我不知道。”考尔斯回答道。蒋介石搜查整栋房子,探看床底,打开橱柜,最后离开了。清晨四点,威尔基高兴地回来了,兴致勃勃地给考尔斯叙述他和夫人的风流韵事。威尔基对考尔斯说:这是他唯一的爱。还说他已经邀请美龄同返华盛顿。考尔斯怒不可遏地说:“温德尔,你是个该死的大笨蛋。”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