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共党史“第一谎言”迷雾:王明被人下毒?

核心提示: 事发于1943年延安整风运动时期的“王明中毒事件”是中共党史上的一件谜案。由于缺乏第一手文献资料,事件的真相一直隐藏在历史迷雾中,也被许多别有用心的人用作攻击共产党、攻击毛泽东的依据……

事发于1943年延安整风运动时期的“王明中毒事件”是中共党史上的一件谜案。由于缺乏第一手文献资料,事件的真相一直隐藏在历史迷雾中,也被许多别有用心的人用作攻击共产党、攻击毛泽东的依据。军旅作家丁晓平以新发现的尘封70年、流落民间的历史档案为证据,抢救性地采访健在的多位亲历者和当事人,以严谨求实的态度、苍劲简洁的叙事,拨开迷雾,解密历史,还原了“王明中毒事件”的真相,戳穿了长期以来歪曲丑化中共党史的第一谎言。

近日,长篇革命历史题材报告文学《王明中毒事件调查》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中央党史研究室专家审核通过后,作为向即将召开的党的十八大的献礼之作,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本周三上午,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采访了知名红色传记作家、学者丁晓平先生。他向记者讲述了他是如何用四年业余时间来完成搜集证据、还原历史的,以及此书的成书过程。

王明遗著《中共五十年》自1975年出版以来,被许多境外出版物引用,成为敌视中国及丑化中国共产党和诋毁毛泽东的新闻噱头,至今仍一边倒地被复制、贩卖和炒作;丁晓平在民间收藏家手中发现了难得的文献史料;中国现代史学会会长将王明之子王丹之赠给他的王明夫妇保存的有关“王明中毒事件”的史料贡献出来,从而组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

在写作《王明中毒事件调查》之前,丁晓平就因著作《中共中央第一支笔》(胡乔木传)、《五四运动画传:历史的现场和真相》、《解谜〈毛泽东自传〉》和编校《毛泽东自传》等图书,在读者群中颇有影响。他的这些经历,也对写作此书,奠基了有利的基础。“我是一名编辑,因为工作原因和兴趣,自2001年开始进行中共党史、中国革命史和毛泽东生平的研究,并进行重大历史题材的报告文学采访创作,尽管有些收获,也得到了读者的认可,但我不是党史专家,我只是做了一点自己喜欢做也值得去做的事情。”丁晓平的研究大多出自兴趣,或许正是因为没有专业身份的束缚,也没有学术界的条条框框,反而更利于他的创作。“十年前,当我看到王明1975年在莫斯科出版的遗著《中共五十年》时,很是震惊。”在《中共五十年》中,王明任意曲解历史、颠倒是非,骇人听闻地指出1943年发生在延安整风运动期间的所谓“王明中毒事件”,是中共中央、毛泽东派中央办公厅主任李富春指使中央医院院长傅连暲和主治医生金茂岳“蓄意毒害王明并摧残他的健康”。这本书自1975年在苏联国家政治书籍出版社出版以来,被许多境外出版物引用,成为敌视中国及丑化歪曲中国共产党和诋毁污蔑毛泽东的新闻噱头。“这本书在境外出版后,西方的一些人就大量地进行引用,至今仍一边倒地在出版物中复制、贩卖和炒作。”

由于史料的缺乏,一些党史研究的专业机构和专家们多年来找不出足够的证据来驳斥王明的荒谬言论和境外以讹传讹的谣言。“当年的护病记录和专家会诊讨论等病历都被王明带到了苏联,另一部分的会诊医疗诊断和审查记录则被延安整风时期负责调查此事的康生秘藏后流落民间。”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四年前。当时因丁晓平编校《毛泽东自传》和著述《解谜〈毛泽东自传〉》,在收藏界掀起了一股红色收藏热。“一些红色藏品的收藏家辗转联系到我,希望我能为他们手中的藏品进行鉴定或做点宣传。”赵景忠就通过国家图书馆善本馆的研究员黄霞找到了丁晓平,丁晓平在他的手中看到了这些难得的文献史料。

据丁晓平介绍,赵景忠收藏的这些史料是从一位名叫黄楚三的老人手中购得。黄楚三曾是红一军团政治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参加过红军长征。国共合作时期,黄楚三离开延安到南方工作,之后因种种原因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上世纪80年代,黄楚三辗转认识了康生的妻子曹轶欧。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康生自延安整风运动时期就没有将这批文献上交中共中央,而是藏于自己手中。“或许是出于当时的政治原因,曹轶欧就将这批文献转手给黄楚三,致使这批尘封70年的珍贵史料至今还流落在民间。”而以卖旧书谋生的赵景忠在和黄楚三结识之后,感觉特别投缘,成为莫逆之交。黄去世后,这些资料又到了赵的手中。但丁晓平谨慎地表示:“上述情况都是收藏者口述的,是否准确现在已无法考证。”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