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因腐败被判死刑的国家领导人 40位老干部揭秘(4)

核心提示: 杨攸箴称,1979年,中央纪委第一次全会讨论决定将“抓紧处理积压案件,做好冤假错案的复查平反工作”作为中纪委恢复重建后的三项重要工作之一。1979年2月初,国家地质总局局长孙大光致信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胡耀邦并党中央,建议重新审理刘少奇一案。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托乎提·沙比尔案:

“监察部成立以后查处的第一个省部级干部”

1986年11月,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请批准设立监察部;同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国务院提请,决定设立监察部。经过半年多筹备,监察部于1987年6月成立。

出生于1925年的顾方正参与了监察部的组建。据他回忆,当时,尉健行任监察部部长,刚组建的监察部有三大重任:查清涉外经济合同;查“官倒”,保障经济建设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发展;查办重大案件。

“当时特别强调要重点查处涉及高级领导干部的案件。”顾方正称,当时查处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托乎提・沙比尔,因受贿和支持投机倒把、非法倒卖活动被撤销职务、开除党籍,是监察部成立以后查处的第一个省部级干部,当时也属于一个大案。

顾方正回忆,沙比尔是被一个主要做哈密瓜生意的女商人拉下水。当时乌鲁木齐火车运输能力有限,谁能把哈密瓜运出去,谁就立刻挣大钱,沙比尔于是就给女商人批条子让她能把哈密瓜运出去。沙比尔直接接受贿赂的钱很少,关键是利用手中权力支持这个女商人牟取暴利。

顾方正称,沙比尔也有过思想斗争,想找党委书记交代问题,但最终没有开口,一直到案发。“沙比尔对相关问题开始并不承认,但我们掌握了确凿证据,向他严肃指明后他就如实说了。因为他态度比较好,最终给予从宽处理,免予刑事起诉。”

谈及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顾方正认为这是一个非凡创举,对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实行监察全覆盖,是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两案”审理:

“处理方针是教育挽救大多数,打击惩处极少数”

许毅出生于1927年,1979年2月进入中央纪委工作,曾办理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件(也称“两案”),后调入中央纪委六室工作,1989年12月离休。

许毅回忆,1979年春,中央成立了“两案”审理领导小组,组长是中央纪委第三书记胡耀邦。许毅所在的审批组主要负责副省部级以上干部的处分审批。“这项任务工作量很大,人很多,所以又分了六个小组。我是负责西南、西北的,有的时候也参加其他组的审理。”

许毅称,他到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接收案件材料,林彪案的材料在公安部,“四人帮”案的材料在中央办公厅。清点工作花了一段时间,交接清楚以后拉回到“两案”办,大概有好几十箱,全由自己搬运。各省市报来的案件材料很多,我们就到机场接人、接材料,将大包大包的材料背回来,起早贪黑忙碌不堪,十分劳累。

开始,参加“两案”工作的就几个人,人手非常紧张,办公条件也很艰苦。许毅称,当时党中央和中纪委对“两案”审理的处理方针是教育挽救大多数,打击惩处极少数。胡耀邦同志也讲,“两案”处理的同志,不要单纯从一个方面来看他的错误或者罪行,要从整个历史背景来看他到底犯的什么错误,这些错误是什么性质。

“所以在实际工作中我们要准确把握政策,尽量少判刑,纪律处分、批评教育大多数。当然最根本的精神是实事求是,这一点很重要。不能办冤假错案,必须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性准确、处分恰当、手续完备。文书材料调查人员都要亲笔签名,领导审批,所以必须严肃认真,因为这不仅是对组织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许毅称,处理“两案”,对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分清是非,有着非常重大的政治意义,把党内颠倒的东西扭转过来,恢复了党的优良传统,为以后的改革开放打下了思想基础、政治基础。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