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因腐败被判死刑的国家领导人 40位老干部揭秘

核心提示: 杨攸箴称,1979年,中央纪委第一次全会讨论决定将“抓紧处理积压案件,做好冤假错案的复查平反工作”作为中纪委恢复重建后的三项重要工作之一。1979年2月初,国家地质总局局长孙大光致信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胡耀邦并党中央,建议重新审理刘少奇一案。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这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上,党中央作出决定,正式恢复党的纪律检查机关,选举产生了由100名委员组成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40年过去,中国纪检监察体制发生重大变革。“政事儿”从中国方正出版社(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主管主办的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唯一专业出版机构)获悉,为记录40年来中国纪检监察事业的变化,去年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领导同志批准,中国方正出版社采访了40位中央纪委机关离退休老同志。

近日,《传承——我亲历的中央纪委故事》一书已由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责任编辑王楚楚说,这40位同志,他们年龄不同、经历不同、工作岗位不同,有的放弃了更好的待遇、更优渥的条件,选择了纪检监察事业作为自己的终身目标;有的大学毕业进入这一纪委机关,在这里度过了自己整个工作生涯;有的从地方调来,拖家带口来到北京。

“半年的时间里,从酷暑到冷秋再到寒冬,40多次采访,没有一位老同志迟到,没有一个人提出过接送要求。”王楚楚称,采访结束,当提出派车送老同志回去时,他们常常会拿出一张薄薄的公交卡拒绝。

这40位老同志,曾有多人办理过大案要案。“政事儿”梳理出了这些老同志办理的刘少奇冤案平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厦门远华案,成克杰案等案细节。

巡视发现武长顺、白恩培、沈培平、仇和等人线索:

“巡视干部,首先要做到正人先正己,要有一身正气”

“政事儿”注意到,在这40位离退休老同志中,有几位在十八大后参与了中央巡视工作。

中央巡视组原正局级巡视专员任爱军于2006年进入中央第五巡视组工作。在十八大后的巡视中,曾发现多名省部级官员的问题线索。

任爱军称,十八大之后,中央第五巡视组第一站是重庆。“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党组原副书记谭栖伟严重违纪的线索,就是我们在这次巡视中通过谈话了解到的,从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及时掌握了证据材料。后来,我所在的巡视组还巡视了云南、天津、全国政协等地方和单位。白恩培、沈培平、仇和、孙怀山等人的问题都是在巡视中发现的,在天津巡视时还发现了武长顺的问题。巡视组发现问题线索,既要把工作做细做实,还不能打草惊蛇,工作压力是很大的。”

2016年2月至4月,中央第九轮巡视首次对辽宁、安徽、山东、湖南等4省进行“回头看”,采取“一托二”的形式。任爱军称,“无论是找人谈话,还是查找资料,都格外用心。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谈话中发现了一份原始材料中的问题,最终从中发现了安徽省原副省长杨振超严重违纪问题线索。我们迅速与纪检监察室对接,巡视刚一结束,杨振超就被立案审查。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省司法厅原副厅长程瀚,省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周仁强等人的严重违纪问题线索,也都是在这次巡视中发现的。”

任爱军还回忆,巡视时,想向巡视组反映问题的人有时候担心被打击报复,不愿意轻易露面,也不愿意到巡视组驻地来。“我们就会在电话中征求他们的意见,请他们选地方。有一次,一个举报人约在一家酒店见面,提出用对暗号的方式接头,就是他坐在酒店大堂沙发上拿一份报纸看,我们去的同志手上也拿一份卷起来的报纸。我们就按他的要求去赴约。到了酒店,发现有个人坐在沙发上拿着报纸,但对方一看到我们就马上站起来走了。紧接着,对方又打来电话,说这个地方摄像头很多,要找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再谈。随后,我们又换了一个地方见面,最终从这个举报人身上了解到很多有用的线索。”

出生于1953年12月的中央巡视组原正局级巡视专员彭文耀1981年进入中纪委工作,先后在研究室、外事局,2009年进入中央巡视组,2016年退休。

彭文耀认为,作为一名巡视干部,首先要做到正人先正己,要有一身正气。有了正气,那就有了底气,肯定是心里踏踏实实的,敢于秉公执纪,敢于碰硬,敢于坚持原则。真正的腐败分子对巡视是害怕的,一听见中央巡视组进驻了之后,腿也软心也慌,就是心理素质再好,也能看出点苗头来。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