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如何处置11名美国间谍让联合国都震惊了?(4)

核心提示: 周恩来看后指示:我判决美国间谍是我内政,有我们自己的法律尊严,与联合国何干?!如我告到联合国,是我自己套上圈子。至于敌人大骂,我们才不怕!对危害我国家的外侨,要按我国法律办,一定要判刑,对其中表现好的,可另行对待。

49岁的哈马舍尔德出生于瑞典贵族家庭,1953年3月25日,法国代表提名哈马舍尔德为联合国秘书长人选,联合国大会投票表决结果为57票赞成,1票反对。国民党当局的代表投了反对票。在国际事务方面,哈马舍尔德标榜“中立”,表示愿意“充当两大势力间的桥梁”。

对于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问题,他原则上表示同意。当时国民党在联合国有不少雇员,有的已到退休年龄,哈马舍尔德表示不再从台湾征聘,以便给以后的中国大陆留有位子,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国民党当局投他的反对票的原因。

日内瓦会议之后,他曾说:“亚洲的一部分(共产党中国)在联合国中没有代表,是一种反常现象,这是一个弱点。” 但同时,他又强调,即使恢复中国的席位,也不能给中国在安理会的否决权。

哈马舍尔德在京斡旋

1955年1月5日下午,哈马舍尔德一行抵达北京。当天下午4点半,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会见哈马舍尔德,章汉夫、乔冠华等外交部人员陪同会见。

会谈中,哈马舍尔德很会说话,他首先向周恩来表示敬意,感谢对他的邀请和接待。接着说,由于中国在亚洲的重要性,他很久以来就想跟周恩来建立个人联系。虽然他这次来包含一些复杂的情况,但他深信会谈是会有成效的。

周恩来对哈氏的来访表示欢迎,称他为中国人民的新朋友。哈氏听了非常高兴。

从第二天下午开始,双方在中南海西花厅进行正式会谈,双方一共举行了四次会谈。会谈当中,周恩来重申了中国在处理美国间谍案问题上的立场,强调中国政府对此案的处理完全是中国的内政,联合国关于这个问题的所谓决议案中国是决不能接受的。

周恩来指出,双方应该把会谈的重点放在政治问题上,从政治上寻求缓和紧张局势的办法和措施。他同时谈了台湾问题,揭露了美国制造台湾海峡紧张局势的图谋,指出联合国在朝鲜问题和中国代表权问题上的态度是不公正的。

哈马舍尔德一边为美国人辩解,一边打着联合国宪章的招牌,拐弯抹角地想把美国间谍案同联合国扯到一起。双方围绕各自的立场你来我往,意见分歧很大,以至于使周恩来在一次会谈时说:“我认为遗憾的是,我们共同的见解竟如此少,不同的意见却比较多。”

1月10日下午双方举行最后一次会谈,同前面相比,这次会谈的气氛显得融洽一些。 会谈中,周恩来表示,可以允许美国犯罪分子的家属来中国探望,具体做法可以交给中美两国驻日内瓦的总领事去谈。

哈马舍尔德提出中方是否可以提供美国间谍的生活照片。周恩来答应可以,因为时间关系,只能交给瑞典驻华使馆,由其转交哈马舍尔德。

哈马舍尔德对此感到非常高兴,一再表示感谢。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有了这个结果,也算不虚此行。

1月11日上午,哈马舍尔德一行乘专机离开北京。

哈马舍尔德返回美国后,斡旋活动仍没有停止。4月26日,瑞典驻华大使转来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致周恩来的一封信,仍是希望中国政府能够释放在押美国间谍。随信还附了12封美国在华罪犯家属给周恩来的信。这些信实际上是在美国政府的策动下写的。

当时中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同时也希望通过让这些罪犯家属亲眼看看我人民政府对美国罪犯的教育改造,揭穿美国政府所谓中国政府虐待美国囚犯的谎言,所以,同意家属来华探视。

美国政府当然不希望这些家属到中国来。当时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曾写信给每个美国间谍家属,不允许他们到中国去。在美国政府的蒙蔽、压力下,一些原本希望来中国探视的家属改变了计划。在这些信里,美国罪犯的家属一方面感谢中国政府对在押犯人道主义的对待,另一方面,则恳请中国政府能够将他们尽早释放。

信中说:感谢中国政府同意犯人家属来华探访,但来华路途遥远,在监狱会见亲人徒增悲痛,不如把他们早日释放。

中国政府完全看透了美国政府的用意,经过研究,决定以中国红十字会的名义给他们回信,信中说:收到你们经哈马舍尔德先生转给周恩来总理的信。周恩来总理对于你和你的家庭困难处境深表同情。你们不能到我国来探访你的儿子(丈夫),我们感到很遗憾。但是无论你在什么时候能够前来,中国红十字会总是准备帮助你的。

中国政府的策略之举,使美国政府的企图没能实现。那些罪犯家属虽然没能来中国,但是对中国政府的做法表示了赞赏。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