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如何处置11名美国间谍让联合国都震惊了?(2)

核心提示: 周恩来看后指示:我判决美国间谍是我内政,有我们自己的法律尊严,与联合国何干?!如我告到联合国,是我自己套上圈子。至于敌人大骂,我们才不怕!对危害我国家的外侨,要按我国法律办,一定要判刑,对其中表现好的,可另行对待。

  美国政府借联合国对中国施压

11月24日,中国媒体将审判美国间谍的消息发出后,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一个抗议声明,声明说:唐奈和费克图是美国陆军部在日本雇佣的“文职人员”,美国方面一直以为他们在1952年11月从朝鲜飞往日本的一次飞行中死亡了。他们如何落入中共手中,美国是不知道的……今天北京的广播是我们第一次听说他们被中共拘留着。

接着,美国国务院指令美国驻日内瓦总领事戈温约见中国驻日内瓦总领事沈平,提出口头抗议。当时,美国政府一直坚持不跟中国直接接触,但为了被拘留的美国人,他们不得不破例约见我领事人员。

同时,美国人又请英国政府出面帮忙。11月27日,英国驻华代办杜威廉将美国政府的抗议照会转到我外交部,声称: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判处11名美国武装部队人员及陆军部雇佣的两名美国平民徒刑与道义不符的行为提出强烈抗议”。

美国人还在照会的最后发出威胁道:中共当局应当记住,美国人民迄今一直自制地忍受着中共对美国国民所犯的一大串暴行。其实,真正制造事端的是美国。据不完全统计,从1951年到1954年间,美国和国民党特务机关一共向中国大陆派遣了230多名特务,空投各种轻重武器上千件,弹药十几万发。

接下来,美国各方纷纷狡辩。美国远东空军司令部发言人说,阿诺德等“从来不曾飞到对方的领土上空”,说他们当时的飞行是“去北朝鲜上空执行散发传单的任务”。至于唐奈和费克图,这个发言人干脆说,“这两人偷乘了一架民用航空运输公司的飞机,这架飞机在1952年12月2日在汉城和东京之间上空神秘地失踪了”。

这些人狡辩的核心内容有两点,一是否认美国人曾进入过中国的领空。二是说唐奈、费克图等是“平民”,不是特务。

不过,唐奈和费克图被俘之后,从他们身上缴获了一张地图,这是一幅美国军方航空测绘的二十五万分之一的中国吉林省安图县的地图。在地图上面还标有一个箭头,指向安图县老岭区,这正是他们被击落被俘的地方。唐奈自己也承认,这是他们预定接头的地点。

至于唐奈的身份,他自己则供认,他是1951年6月参加美国间谍机关中央情报局的,当年12月被美国中情局派至该局驻日本间谍机关工作,担负训练特务和对中国进行空投特务的任务。

美国人最后知道,他们的所谓“抗议”不可能为中国政府所接受,而且他们的威胁也绝吓不倒中国人。于是,变换手法,准备通过由美国操控的联合国,来对中国实施压力。

美国国务院的计划是通过联合国这个舞台,把间谍案炒作弄大。他们恬不知耻地把这两起间谍案同朝鲜问题、战俘问题扯到一起,然后联络跟美国立场相同的国家,在联合国大闹,提请联合国大会讨论。

于是,美国国务院将其抗议照会的副本递交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要求他向其他会员国散发。美国国防部也发表声明,声称被中方判决的11名美国人“符合日内瓦战俘公约所规定的战俘身份”,“扣留他们的做法是显然违反朝鲜停战协定的”。

针对美国在联合国的炒作,12月1日,我外交部国际司提出了回应美国的意见,周恩来看后指示:我判决美国间谍是我内政,有我们自己的法律尊严,与联合国何干?!如我告到联合国,是我自己套上圈子。至于敌人大骂,我们才不怕!对危害我国家的外侨,要按我国法律办,一定要判刑,对其中表现好的,可另行对待。

从12月2日开始,美国同其他15个“联合国军”成员国多次商谈,两天后,美国代表正式提出议案,要求联合国“采取决定性行动使十一名官兵和所有其他仍被拘留的联合国军被俘人员获得释放”。

在美国的操纵下,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对美国的提案进行了表决,以47票赞成,5票反对,7票弃权通过了美国的提案。接下来,美国就借此让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出面“斡旋”。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