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卫士揭秘第三次庐山会议上毛泽东与林彪的激烈斗争

核心提示: 1970年,意义非凡的第三次庐山会议,围绕是否设立国家主席的问题,展开了一场激烈斗争;

庐山会议第一天的会场情景

1970年,意义非凡的第三次庐山会议,围绕是否设立国家主席的问题,展开了一场激烈斗争;

作为会议保卫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从一个特殊的视角,带我们回顾这次不寻常的会议,并细细体味那些置身其中的高层领袖无暇关顾的细节……

1

林彪批准在庐山修建飞机场,毛泽东知道后什么也没说

当中共中央确定九届二中全会的会期和地点后,汪东兴即召集中央办公厅的有关部门开会,布置会务事项,主要是两大块:一是秘书工作;一是警卫和服务工作。

在“文革”前和“文革”初期,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和中央警卫团属两个不同的建制,警卫局属中央办公厅,同时也是公安部的九局;中央警卫团则属总参建制。

1969年10月,经中央批准两单位正式合并为中央办公厅警卫处,中央办公厅的各局也都改称了处。这样一来,汪东兴成为警卫处的党委书记、处长,同时是中央警卫团的最高首长,但他始终没有挂过中央警卫团的团长或政委的头衔;原来警卫处的副处长都成了警卫团的副团长或副政委;原来警卫团的团长、政委、副团长或副政委,亦成为警卫处的副处长,以至警卫处除处长汪东兴外,有16位副处长。

机构变动后,原警卫局的警卫一、二处,合并为警卫值班室,下设一科,即中南海科;二科,即钓鱼台科。邬吉成的头衔多了起来,他是警卫处的副处长,警卫团的副团长,警卫值班室的副主任。

在7月2日的会议上,汪东兴对九届二中全会的警卫和服务工作进行了细致部署,并特别嘱咐说:到江西后,所有事务只与江西省军区联系,而不要向福州军区打招呼,保卫会议所动用的部队,也只限制在江西省军区内。

会务工作部署完毕,汪东兴就随毛泽东,先期离开北京前往南方。在北京具体组织已经开始的会议会务前期准备工作的,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副主任王良恩和中办警卫处副处长、中央警卫团的政委杨德中。

汪东兴曾在会前上了一趟庐山,检查打前站的工作情况。

在准备安排毛泽东入住的庐林一号,他发现上边的山顶正轰隆轰隆地炸石头。汪东兴问和他一起上山的江西省军区政委、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程世清:“这是在搞什么?”

程世清说是在修飞机场。“怎么能在这里修飞机场?”汪东兴感到意外。“这块地方大,飞机起降比较安全。”“你们在这里修飞机场,是经过哪里批准的?”汪东兴觉得,这么大的事,他不该事先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是军委批准的。”程世清答。汪东兴马上追问:“你是什么时间接到的命令?”“前天刚收到。”

汪东兴到施工现场看了一下,见工程已完成了过半。他对程世清说:“这个机场就在毛主席的住所上面,这样会影响毛主席休息和办公。”

汪东兴将此事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问修机场的命令是谁下的,汪东兴说他也不清楚。“你打电话问问总理,他知道不知道。”毛泽东吩咐。

周恩来也是在接到汪东兴的询问时,才知道修机场一事。他马上追问总参谋长黄永胜。黄永胜说到庐山开会有许多老同志,坐汽车走那么长时间盘山公路不行,乘飞机又快又安全,空军就准备了几架直升机,所以要修个小停机坪,并说这件事报告了林彪。

问明情况,周恩来打电话告诉汪东兴,修飞机场一事,是林彪批准的。汪东兴随即转报了毛泽东,毛泽东听后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九·一三事件”后,有把修庐山飞机场和林彪篡党夺权阴谋相联系的说法。对此,邬吉成颇不以为然:“开九届二中全会时,我到那个机场看过,就那么一点点大。修了以后谁都知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工程。我推想修机场大概有两个作用:一个是为了传送个紧急文件;一个是为防备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如老同志突发病症,需要抢救什么的。”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