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华国锋与"四人帮"彻底闹僵:由谁处理毛主席后事(3)

核心提示: “四人帮”火冒三丈,开始围攻华国锋。江青恶狠狠地说:“毛远新应该留下,必须留下!只有他熟悉毛主席临终前说的话。”张春桥、姚文元立即响应说:“毛远新应该留下。”江青又说:“毛远新留下,是要处理毛主席后事的。”华国锋说:“你不是说过,毛主席的后事,你不参加,毛远新也不参加吗?”

毛远新引火烧身,被“保护审查”

1976年4月5日晚,当天安门广场群众运动受到镇压时,毛远新躲在人民大会堂东边的玻璃窗前用望远镜观看,同时参与指挥。当天安门广场群众运动被镇压下去之后,他又参与了追查所谓“反革命”的活动。他住在中南海,每天都和“四人帮”联系,在一起商量事情,帮助“四人帮”出主意。晚间,他还要去江青在中南海的住处,筹划新的阴谋。他没有想到,他此时已经站到了群众的对立面,已经成了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真正的“反动派”,火很快就烧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火之所以能烧到毛远新的身上,基本原因当然是他追随“四人帮”干了不少坏事,但也与他在毛泽东逝世后干了一件蠢事有直接关系。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因病逝世,“四人帮”随即加快了篡党夺权的步伐。这样,他们必然与已经担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发生尖锐的对立和斗争。在此情况下,毛远新仍然站在“四人帮”一边,成了“四人帮”篡党夺权的爪牙,这引起了华国锋对毛远新的注意和不满。

本来,毛泽东逝世后,毛远新作为毛泽东与政治局之间联络员的任务已经完结,但是,他个人的野心以及他与江青的特殊关系,使他头脑发热。他竟然找到江青,请江青在华国锋面前提出要求,要把他留在中央工作。

9月19日,江青给正在人民大会堂处理事情的华国锋打电话,要求开紧急常委扩大会议。江青还要求,让毛远新也参加常委扩大会议。华国锋不同意开会,江青就一再打电话,非要开不可。最后,江青亲自跑到人民大会堂来,逼着华国锋开会。华国锋和在人民大会堂处理事情的几个政治局委员只好坐下来,听江青说什么。江青提出,要把毛泽东的书籍、文件,交给她与毛远新保管,“因为我是毛泽东的妻子和秘书,毛远新是毛泽东的侄子”。华国锋不同意。张春桥提出,可交给张玉风保管,由毛远新帮助张玉凤登记、整理。江青同意这个意见,但华国锋仍然不同意。于是,江青就与华国锋争吵起来,一直吵了5个多小时,华国锋也没有让步。后来,华国锋说,这次会议,叶帅、先念没有参加,不是常委会,不算数。江青也只好回去了。之后,江青每天都去找张玉风,纠缠着要由她和毛远新保管毛泽东的文件,还从张玉凤那里骗走了两份。张玉凤赶紧向汪东兴和华国锋汇报。华国锋和汪东兴一致意见:必须追回这两份文件。江青只好交回这两份文件,但文件已经被她改得乱七八糟。华、汪二人对此很生气。此后,华国锋下令,封存毛泽东的文件。这样,江青让毛远新留在中央整理毛泽东文件的图谋,没有得逞。

1976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正式向全体党员公布了粉碎“四人帮”的消息。(资料图) 

9月28日,毛远新与江青、张春桥在中南海201号密谋,让毛远新直接给华国锋写一封信,提出他自己怎么办,是留下还是回辽宁的问题,然后他们在第二天的政治局会议上先后发言,逼华国锋把毛远新留在中央工作。9月29日,政治局开会,华国锋主持会议。华国锋首先讲,江青提出要工作的问题,毛主席生前已经说了,她还是研究国内外动态,不变了。接着,华国锋当着与会全体人员的面,念了毛远新写给他的信。念完信后,华国锋率先表态说:我同意毛远新回辽宁工作。“四人帮”一听,气得火冒三丈,急忙围攻华国锋。江青恶狠狠地说:“毛远新应该留下,必须留下!只有他熟悉毛主席临终前说的话。”张春桥、姚文元立即响应说:“毛远新应该留下。”江青又说:“毛远新留下,是要处理毛主席后事的。”华国锋说:“你不是说过,毛主席的后事,你不参加,毛远新也不参加吗?”汪东兴立即出面证明说:“是的,江青同志说这个话时,我在场。”王洪文、张春桥也听江青说过这个话,便不作声了。江青一听,索性撒起泼来,又哭又闹。这时,张春桥提议:“让毛远新暂时留下来,他熟悉情况,主席写的东西,只有他能看得懂。”江青立即止住哭闹,响应说:“对,毛主席的文件交给毛远新,我放心。”这时,叶剑英表态说:“我同意华国锋同志的意见,毛远新回辽宁,文件仍由办公厅负责保管。”李先念立即附议说:“我同意华国锋和叶帅的意见。”这样,政治局会议形成了僵局。这时,江青又哭闹起来,并赶叶剑英和李先念等人走。她指着叶剑英和李先念说:“你们无关的人都走。”她的意图是,只留下华国锋一个人,他们好逼迫华国锋把毛远新留在中央。

华国锋考虑叶剑英、李先念年岁大了,会议已经开了好几个小时了,就劝他们先回去休息。叶、李二人只好走了。汪东兴则坚持不走,保护华国锋。

会议继续开时,“四人帮”轮番攻击华国锋,让他表态把毛远新留在中央工作。华国锋、汪东兴要讲话,他们也不让讲,一直由他们吵嚷。华国锋和汪东兴干脆不讲话了,任由他们说。等“四人帮”吵嚷累了,说话声音都小了一些时,华国锋问江青:“你究竟想干什么?”江青说:“开三中全会,毛远新留下起草政治报告,确定人事问题。”这句话暴露了他们的野心。华国锋明白了他们的用意,是要让他交权。对此,华国锋是绝不让步的。他斩钉截铁地说:会就开到这里,毛远新回辽宁。叶剑英、李先念不在场,开三中全会问题不讨论,开也要由我作报告,由我准备。党中央的人事安排,应由政治局讨论决定。说完他起身就走。

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上,华国锋与“四人帮”彻底闹僵了。他也认识到了“四人帮”的野心,决心粉碎“四人帮”,办法是团结政治局多数同志,把“四人帮”抓起来。

1976年10月初,华国锋和叶剑英等中央领导人作出抓捕“四人帮”的决策,并定于10月6日晚上在中南海怀仁堂实施。6日晚,华国锋和叶剑英在怀仁堂亲自坐镇,抓了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又派人去中南海江青的住处抓了江青。

他们没有忘记毛远新。

此前,他们就决定,把毛远新也一同抓起来。汪东兴安排中央警卫团负责人之一张耀祠执行抓毛远新的任务,还让李连庆(毛泽东生前的卫士)与张耀祠一起去执行这项任务。后来,张耀祠向著名传记作家叶永烈讲述了他们抓捕毛远新的全过程:

当时,毛远新住在中南海颐年堂后院。颐年堂本是毛泽东生前接待客人和开会的地方,一般人是不能去那里住的。但毛远新是毛泽东的亲侄子, 自然可以例外。毛远新住的这个地方,离江青所住的中南海万字廊201号很近,以便于及时联系。毛远新还从沈阳军区带来两个身手不凡的警卫。这两个警卫日夜跟随着毛远新,也与毛远新一起住在颐年堂的后院。毛远新带着一支手枪,他的两个警卫,每人也都带着手枪。10月6日晚8时半,穿便衣的张耀祠和李连庆带着几名警卫,前往颐年堂抓捕毛远新。他们虽然知道毛远新他们有手枪,却都没有带手枪,张耀祠心中有数:在颐年堂四周站岗的警卫员,都是他的部下,毛远新如果闹起来,这些带枪的警卫很快就会把他制服的。由于李连庆与毛远新很熟悉,张耀祠让李连庆先进屋。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