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华国锋与"四人帮"彻底闹僵:由谁处理毛主席后事(2)

核心提示: “四人帮”火冒三丈,开始围攻华国锋。江青恶狠狠地说:“毛远新应该留下,必须留下!只有他熟悉毛主席临终前说的话。”张春桥、姚文元立即响应说:“毛远新应该留下。”江青又说:“毛远新留下,是要处理毛主席后事的。”华国锋说:“你不是说过,毛主席的后事,你不参加,毛远新也不参加吗?”

当时的宣传画(资料图)

毛远新这个报告的突出特点有三:一是在字里行间他已经把这场群众运动定性为“敌人”的“闹事”;二是他可以单独向毛泽东说事情、提建议,例如“建议邓小平同志不出席”等;三是他写给毛泽东的报告,基本上就是为中央政治局定调子的报告,只有毛泽东同意了他的报告后,华国锋才能代表中央政治局正式向毛泽东写报告。

4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爆发了悼念周恩来、拥护邓小平、反对“四人帮”的伟大群众运动。当天,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天安门广场出现的问题。老干部叶剑英、李先念等仍然没有出席这次会议。邓小平已经被排除在政治局会议之外,自然也没有参加。其他参加会议的,多数人也不表态,只有“四人帮”在那里叫嚷。江青又哭又闹,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在那里比划着;王洪文上蹿下跳,坐立不安;张春桥阴沉着脸;姚文元不时走到窗前向外张望。他们提出这是反革命事件,要镇压,但多数政治局成员只是讨论具体情况和事情过程,并不讲定性的话。“四人帮”见此情况,就一个接一个发言。他们有的说“这是坏人又跳了出来”,有的说“这是直接攻击主席”,有的说天安门上的群众是在“造谣”,“是反动的”,还说“看来这次是一个有计划的行动”。张春桥和江青共同的意见是:“邓小平从1974年到1975年做了大量的舆论准备”,“这件事是邓小平搞了很长时间准备形成的”,“是党内走资派把矛头直接指向主席的”,“是反革命搞的事件”。

“四人帮”在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上的这些议论,并不能代表政治局全体成员的共同意见,更不是政治局作出的决定。然而,毛远新却妙笔生花,把“四人帮”的言论当作政治局全体成员一致的意见,把他们的个别话语,当作政治局已经定性的结论意见。他在4月5日早晨写给毛泽东的报告中这样写道:

四月二日起,有不少人当场致悼词,读诗词,有的贴小字报、标语、传单。其中不少内容是以悼念总理为名,分裂、攻击中央,有的直接攻击毛主席,还有人上去发表煽动性演说,宣读十分反动的传单,语言极为恶毒,下面有人组织鼓掌,要求再读一遍。有的人上去读反动材料,周围有一帮打手,谁去干涉就挨打。四月四日晚有人公开读一个传单,说邓小平上台是决定性胜利,反击右倾翻案风是一小撮人搞的,某某人反总理,某某人想夺权等等,大群人围着听(还有外国人),有人帮助照明,他连读五遍,完全是攻击中央,攻击主席的。

……这样大量的在天安门前集中这么多群众场合下,公开发表反革命的演说,直接攻击毛主席,是建国以来没有的。

毛远新在这份报告中夹带了许多“私货”,其中最要害的,是认定“天安门事件”是“分裂、攻击中央,有的直接攻击毛主席”,认为“天安门事件”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并且把事件的责任直接推到邓小平身上。

毛泽东听工作人员读了毛远新的报告后,听信了毛远新的话。他表示:“一、首都,二、天安门,三、烧、打。性质变了。”(4月7日毛泽东听取毛远新关于“天安门事件”情况汇报时的谈话,引自毛远新的笔记)毛泽东还根据毛远新报告中作出的判断,建议政治局作出决定: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