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华国锋与"四人帮"彻底闹僵:由谁处理毛主席后事

核心提示: “四人帮”火冒三丈,开始围攻华国锋。江青恶狠狠地说:“毛远新应该留下,必须留下!只有他熟悉毛主席临终前说的话。”张春桥、姚文元立即响应说:“毛远新应该留下。”江青又说:“毛远新留下,是要处理毛主席后事的。”华国锋说:“你不是说过,毛主席的后事,你不参加,毛远新也不参加吗?”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左起:邓小平、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资料图)

毛泽东逝世。左至右: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资料图)

1976年4月,毛远新接连向毛泽东写出两份报告

邓小平处于赋闲状态后,便不再露面了,这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关于邓小平被批判的消息很快就在全国干部、群众中传开了。而且,大家心里都清楚,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就是针对邓小平的,邓小平就是被“四人帮”摘掉的。在公开场合,人们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中积压着的对“四人帮”的愤怒和不满与日俱增。一场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正在酝酿,而其导火索,是周恩来逝世后广大群众的悼念活动被“四人帮”干扰、破坏和镇压。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因病逝世,广大人民群众沉浸在悲痛之中。人们以各种形式,自发地悼念周恩来。但是,“四人帮”对人们悼念周恩来的活动恨之入骨。不仅如此,他们还采取种种手段,影射、攻击周恩来,这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反抗。1976年3月,南京发生了大规模的悼念周恩来、反对“四人帮”的群众运动。这场群众运动很快就波及了全国。

然而,此时躺在病床上的毛泽东,对事情的起因、性质、具体情况,并不十分了解,他全靠听毛远新的汇报来了解情况,依据毛远新的汇报来判断是非曲直。

1976年4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已经出现悼念周恩来的活动时,中央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开会讨论局势。叶剑英、李先念等没有参加这次会议。开会时,其他许多参加会议的政治局成员不表态。华国锋虽然主持会议,但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有“四人帮”在那里叫喊,但也没有形成统一的、定性的意见。然而,毛远新却在4月2日写给毛泽东的报告中,使用了“敌人”、“国内外敌人”、“借故闹事”、“钻空子”等词汇,来称呼这场群众运动。毛远新的报告全文如下:

主席:

四月一日晚,政治局讨论了几件事:

一、当前全国各地流传所谓“总理遗嘱”、“总理给主席的诗词”,欺骗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干扰破坏当前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南京已有人借故闹事,还要利用清明节(四月四日)搞什么扫墓活动,并要以纪念杨开慧烈士名义送花圈。北京等地也有很多类似的东西,这个动向值得注意。

除电话答复江苏等地外,中央可以正式发文件,说明所谓遗嘱之类,是敌人造的谣言,干扰破坏当前的斗争大方向,要追查,不要上当。

二、今年五一节活动,有的同志提出不搞游园活动了,应改革一下,还有见报也不好安排等。

讨论结果,五一节的活动今后可以改革,一年搞一次(国庆节)即可。但今年改变不利,当前国内外敌人都说我们乱了套,要钻空子,历年有活动,今年不搞影响太大。要利用这个机会体现安定、团结,庆祝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初步胜利,鼓舞全国人民,今年五一节活动还是按去年的办法不变。

至于中央同志登报排列,可分三个公园分别报道,不搞通栏,只登政治局同志、副委员长、副总理,不搞过去上千人的大名单。

建议邓小平同志不出席,其他政治局同志尽量都出席。

三、三月初主席指示,《毛主席的重要指示》暂时就传达到县团级,暂不扩大传达。目前干部已学习了近一个月,党员、基层干部普遍要求传达,是否可以考虑下一步再扩大传达到支部书记和各级机关的党员干部。

上述意见当否,请主席指示。

如同意,国锋同志准备正式向主席写报告。

毛远新 四月二日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