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后康生问题被揭露:死后五年骨灰迁出八宝山(4)

核心提示: 1980年10月,中共中央根据确凿证据,查明康生在“文革”期间所犯下的严重罪行,指出康生“政治品质表现恶劣,在‘文革’期间,直接参与林彪、江青等人篡党夺权的反革命阴谋活动,犯下严重罪行”。中共中央郑重决定:向全党公布康生的罪行,撤销原悼词,开除其党籍。与此同时,康生被列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16名主犯之一,接受历史的审判。康生的骨灰也从八宝山革命公墓迁出。

由于学员们纷纷前来观看,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全国各地。这里有必要交代的是,李公天曾在团中央机关工作,是胡耀邦和冯文彬的老部下。他认为当时揭批康生问题难度最大的是胡耀邦的上面还有华国锋和汪东兴,另一个让人顾虑的是汪东兴曾在社会部工作,是康生的老部下。正是有这些因素,为了稳妥起见,才使得他与韩树英采取了上述措施。

如果说中央党校“整风会议”上的揭发,是引燃康生问题的“第一把火”,那么,中央党校公开揭批康生问题的小字报,则向康生打响了“第一枪”。这一批判,掀起了中央党校的揭批康生运动,并迅速扩及全党、全国,从而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揭露康生问题及以后中央对重大问题作出正确结论作了思想上舆论上的准备。

历史的审判:向全党公布康生罪行

在1978年11月的中央工作会议召开前,胡耀邦指示根据中央党校的揭发材料、造反派头头的笔记和中央组织部、中央联络部提供的材料,把康生点名诬陷、迫害的人,按姓名、职务、点名的时间和场合,以及所加的罪名,整理出一个名单,铅印成册,报给中央。这个材料揭露了在“文革”中被康生点名诬陷的共603人。

其中党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国家主席、副主席33人;八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58人,三届人大和四届政协常委93人;中央和国家机关部长、副部长91人;中央局和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副书记,省长、副省长51人;人民解放军大军区一级干部11人。以上共计337人。其余266人,大部分也是老干部和社会知名人士。

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3日举行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在东北组的发言中提出了康生问题。据于光远记述,陈云说:“‘文革’初期,康生同志是中央文革的顾问。康生同志那时随便点名,对在中央各部和全国各地造成党政机关的瘫痪状态是负有重大责任的。康生同志的错误是很严重的,中央应该在适当的会议上对康生同志的错误给予应有的批评。”

陈漫远(解放军后勤学院院长)在发言中共阐述了七条意见。他说,我听到的关于康生的几个问题,希望中央能够查清:

一、康生知道张春桥、江青是叛徒,为什么在临死时才要把张、江的叛徒问题报告给毛主席(以“四人帮”罪证材料之一章含之的信为证)。

二、康生在苏联时,曾组织了一小部分人,反对毛主席当党中央书记,拥护王明当书记。王明《为中共更加布尔什维克化而斗争》的小册子,就是王明伙同康生炮制的。据说书名还是康生议定的。

三、康生在延安时搞抢救运动,搞错了很多,毛主席提出的九条纠偏指示,就是纠正康生造成这些错误的。

四、康生推荐江青和毛主席结婚,当时有人提出江青历史有问题,可是康生却保证江青历史没有问题。

五、康生在上海工作时,曾被国民党特务突审了两个小时,就当了国民党特务,干了很多坏事。丁肇中的祖父曾保留着这方面的材料,这个材料听说丁肇中已交给了中央。

六、全国解放后康生曾派中央党校两个人到全国各地查找两个托派分子。后来听说这两个托派分子在延安时已被康生下令枪毙了,他放心了。

七、“文化大革命”,康生掌握中央宣传、组织大权,还掌握了一、二、三办,并抓了很多人。

陈漫远最后说:“康生究竟是什么人,最好在党内讲清楚。”吕正操在华东组发言:“有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看康生是‘其人将死,其计也毒’。”程子华、金如柏、马文瑞、萧克、韩光等也从不同方面揭发了康生的问题。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