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文革"后康生问题被揭露:死后五年骨灰迁出八宝山

核心提示: 1980年10月,中共中央根据确凿证据,查明康生在“文革”期间所犯下的严重罪行,指出康生“政治品质表现恶劣,在‘文革’期间,直接参与林彪、江青等人篡党夺权的反革命阴谋活动,犯下严重罪行”。中共中央郑重决定:向全党公布康生的罪行,撤销原悼词,开除其党籍。与此同时,康生被列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16名主犯之一,接受历史的审判。康生的骨灰也从八宝山革命公墓迁出。

中共中央统战部原部长、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阎明复曾撰文回忆说, 他在上世纪90年代曾听原国家主席杨尚昆谈到过康生历史上的一些情况。毛主席曾对杨尚昆说:“康生这个人极‘左’。在抢救运动中极‘左’,现在也没改掉这个毛病。”

“康生是鬼不是人”——这是“文革”后陈云对康生的评价。康生问题的揭露是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关键,更是拨乱反正的关键。

1976年10月6日,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全党全国上下虽然都在深揭猛批“四人帮”,但康生问题一直没有被揭露,这就给彻底否定“文革”、实现拨乱反正带来了一定障碍。

康生把持中央党校20多年

中央党校是“真理标准讨论”的发端之地,但“文革”时期却是重灾区。该校被康生把持长达20多年,破坏成了个烂摊子。1956年八大后,康生被重新起用,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并从1957年起分管党校。“文革”前期和“文革”时期,康生在党校先后诬陷迫害中央党校原校长、著名哲学家杨献珍和曾任刘少奇秘书、后任中央党校校长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林枫,制造了大批冤案。

在中央党校,康生被尊称为“康老”,他的妻子曹轶欧则被尊称为“曹大姐”。有时康生到党校视察,随时看到一个人,突然冒出一句:“我看你这个人不像个好人”,这个人很快就会被打成反革命。提起康生,曾担任过胡耀邦秘书的中央党校原副校长陈维仁说:“康生的头上有‘两顶桂冠’;我也送给他三个称号,康生是‘四人帮’的教父,‘文革’的罪魁,党内最大的‘棍子’。”

“文革”期间,中央党校原副校长刘海藩与康生有过一次“狭路相逢”。

1966年6月初,迫于康生的高压,林枫在党校成立了“文革”办公室。当时刚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的刘海藩被调来负责写简报,主要是将党校开展“文革”的动态及时上报中央。

在康生的一手策划下,林枫于1966年8月19日被造反派批斗。为煽动党校群众继续陷害林枫和刘少奇,1966年8月30日下午,康生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召开“50人座谈会”,康生讲话长达4个小时,反复讲党校阶级斗争的“盖子”又大、又深、又厚、又黑,说党校是反毛泽东思想的黑阵地,反无产阶级革命的“黑堡垒”,修正主义的“黑据点”,叛徒特务的“黑窝子”,资产阶级思想的“黑染缸”。讲了四个“黑”之后,康生突然话锋一转:“党校报来的70多期简报,完全是与无产阶级革命对抗的,我越看越生气。简报是什么人负责写的?” 这时刘海藩正在台下听得发蒙,突然听到康生在叫是什么人写的简报,着实吃了一惊。这时有人喊:“刘海藩写的。”康生问:“他来了吗?”“来了!”几个造反派齐声回答。“刘海藩站起来!”一个造反派吼道。刘海藩坐的位子正好与康生妻子曹轶欧挨着。看到这情形,曹轶欧就说:“刘海藩,康老叫你,你站起来嘛!”刘海藩不情愿地站了起来。康生厉声问道:“简报是谁叫你写的?”刘海藩有几分紧张地回答:“是组织上安排我写的。”“什么组织?”康生越来越严厉。“当然是党组织。”康生愤怒地反问:“哪个党组织?”刘海藩预感到灾难来临且已经躲不过去了,于是这位湖南青年的辣椒味冒出来了,他一字一句地回答:“中国共产党!”康生没想到这么个小人物竟然对自己大不敬,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什么东西!”刘海藩强忍着没有再说话。康生抖动着手头的简报接着说:“你写的这些简报是共产党的话吗?你执行的完全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你是替林枫说话的黑笔杆子、黑爪牙!”

当晚,刘海藩就被造反派抄了家。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