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80年代末中国为何掀起全国性“廉政风暴”?

核心提示: 内蒙古自治区有关部门立案查处违法违纪案件2810起,结案1688起,1424人分别受到党纪、政纪、法纪的惩处,其中厅局级干部4名,县处级干部42名。

 风波过后起风暴

人民共和国的改革又一次进入关键时刻。越来越多的人们带着越来越多的忧虑注视着改革的进程。

人们的面前从来没有纠集过如此众多扑朔迷离而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分配不公、贪得无厌的官倒,加之环境恶化,人口爆炸……

一切都是那样的沉甸甸。

十年改革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一针见血地指出:一部分群众对党和政府丧失信心,使人们以为我们在包庇腐败。

这位中国十年改革的领路人以坚定的语气告诉自己的战友:这个关我们必须过,要兑现。一定要取信于民。

在此之前,仅仅是今年上半年,全国纪律检查系统、监察系统、检察系统查出的违反党纪国法的案件就数以万计。

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共立案查处贪污受贿案16000多件,比去年同期增加60%,其中大案要案3300多件,涉及县处级干部120多人,司局级干部11人,其中最大金额者180多万元。

四川纪委系统立案查处各类案件2893件,结案1716件,1521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354人被开除党籍,正在查处的案件中涉及地厅级干部达20人。

上海:118名违纪违法干部受到行政记过、降职、开除留用、开除公职的处分,另有40名触犯刑律的干部被绳之以法。

贵州省纪检部门已审结的党员严重违纪案件为1034起,处分违纪党员1023人。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举报以权谋私,贪污受贿,违纪建房,请客送礼,违反财经纪律、外事纪律和打击报复的地局级以上领导干部81人,县级以上干部384人。

内蒙古自治区有关部门立案查处违法违纪案件2810起,结案1688起,1424人分别受到党纪、政纪、法纪的惩处,其中厅局级干部4名,县处级干部42名。

江苏省的一批贪污受贿大案被侦破。5个月里,检察机关共受理2237件,立案侦查879件,其中,党员干部犯罪占多数。

浙江省立案的930件经济犯罪案件中,很大部分涉及党政机关干部,320多名国家干部因贪污、受贿受到法纪惩处。

北京市的党员违纪案件902件,其中科级干部55名,处级干部20名,114名党员被开除党籍。

广西壮族自治区在1年的时间里,党员所犯各类腐败案件1106件,涉及地厅级干部7人,县处级干部124人。

陕西省在半年的时间里,共处理党员和党员干部各类违纪违法案件1931件,处分党员和党员干部1816人。其中有县、处级干部16名,厅、局级干部2名。

随着一支支整肃贪官的行动大军的出动,一批批腐败分子的勾当被无情地揭露出来。

东北内蒙古煤炭工业联合公司基建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姚志武,自恃掌握油水很大的基建大权,先后两次收受基建工程承包单位“回扣”费两万元,事发后,还将赃款转移到儿子那里。这位40年代入党的老党员因此而锒铛入狱。

同是40年代入党的两名大庆石化总厂原副厂长关文彬和李克祥,“靠山吃山”,在帮助他人购买紧俏石化产品时,“顺手牵羊”地分别收受贿赂达27000多元和12000多元,双双入狱。

内蒙古自治区农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郭继明堪称“糊涂官”,在他属下的农委土肥站的土肥公司被诈骗分子骗走化肥款1272万一案中,他因官僚主义严重,负有领导责任,只得挂冠而去。

也有“清醒”而精明的。1986年至1988年,身为执法部门的洛阳市公安局挪用治安处罚所收钱财,违纪购车,并生财有道地转手卖掉3辆,获利19.5万元。在检查组检查期间,身为洛阳市委委员、市公安局长的宋文学竟精明地开会统一口径,指使他人编造假材料,妄图一洗清白,其结果也落得个削职为民。

无独有偶。宋文学的“同宗兄弟”、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太义也在汽车上“栽了跟头”。在无购车资金、无国家计划、无控购手续和准运证的情况下,这位执法官同另外3位副院长一磋合,动用起标的款和基建款191万元,赴深圳购买走私小车。他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西安不久前“曝光”的一起诈骗大案则是“各行各业总动员”,一名叫仵何林的不法之徒,利用人们求购电视机的迫切心情,骗得钱款380多万元,而后大加挥霍。令人惊奇的是:在仵犯通过“倒卖”大肆诈骗时,竟有百余人追随其后,有原省厅局级干部子女两名,党员干部数十名,同时还有公安、法院、司法、税务、军队的干部为其护卫左右。省司法厅劳改局司机赵某私自驾驶该局警车为仵犯拉彩电,兰州空军干休所副所长杨建祥则是动用军车,解放军某部排长党某、吕某则是身着军装保镖押车。涉及此案的百余人中,目前已有9人被拘留审查,13人取保候审。

西藏自治区物价局局长徐玉贞可算是生财有道之辈,他在拉萨河坝林商店弄来两张盖有公章的空白发票,填上“购买办公用品”的字样,弄虚作假,到财务室报销,贪污公款3300元。他在请事假回河南永城老家时,先是领取了包干差旅费,回来后又向物价局财务室报销了176.60元的差旅费,后被撤职。

和徐玉贞同样下场的也是他的一个同行:吉林省白城地区物价局局长修竹阳。修竹阳和几个副手视吃拿卡要为常事。他们一拨儿去年3月为自己和家属精选了水晶眼镜、花镜和变色镜共17副,计1886.20元,全部拿到一个工厂报销。去年4月,他们一帮人又去宁波、上海等地“考察”,历时38天,吃喝花费3344.28元,也是找一厂家报销了事。他们还收受现金礼品8071元。

与他们生财有道相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厅厅长朱马·沙比提因则有新招:到国外“借”钱。他率领一个代表团东渡日本时,先是带头私分考察团领取的公杂费21万日元,到日本后,一个日商又“送”给他6万日元。日方以给考察团成员购买小礼品为名赠款2.5万日元,他也照收不误,他的结局可想而知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