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5封电报还原西藏解放经过(3)

核心提示: 格达活佛的一系列活动,让分裂分子甚为恐慌。8月13日,英国驻藏间谍给他喝下毒茶。他中毒之后腹痛不止,口吐黄水,鼻孔流血,留下一句“为求和谈,我死也不悔,但求到拉萨见到达赖啊”后离世。

刘邓最后决定派18军赴藏,那一年,军长张国华36岁。

阴法唐将军这样回忆这支部队:“18军是1949年2月18日在河南鹿邑县五台庙成立的。当时喊的口号是‘打过长江去,活捉蒋介石’。”

就在赴藏之前,功勋簿上这样记载:“从1949年3月1日自豫皖苏地区出动,到12月底成都战役结束,十八军转战豫、皖、浙、赣、湘、黔、滇、川等8省,行程4000余公里,进行大小战斗74次,毙、伤、俘敌l .7万余人。”

受命之后,一些不情愿的声音在这支饱受战争之苦的队伍中流传。“18军过去吃苦最多,这次又去西藏,上级不公平!”“西藏人烟稀少,不毛之地,让我们上那干什么!”“西藏,西藏,一辈子老婆找不上!”

张国华这样说服他的战士:“有人说,西藏是不毛之地。你把西藏看成是不毛之地,可是帝国主义却不嫌它荒凉,长期以来在那里钻,现在美帝国主义也积极插手,难道我们对自己的国土倒不如帝国主义热心。有人提出,能不能和藏族姑娘结婚?大家知道,在一千二三百年前的唐朝,就有文成公主、金城公主和西藏王结了婚;现在到了西藏也是可以和藏族姑娘结婚的,况且藏族妇女都非常勤劳和善良??”

为赴西藏预热,18军在川西掀起了大练兵运动,当年入藏的新华社记者赵奇这样描述:“每天天不亮,战士们小跑三十华里才吃早饭,有人背着粗圆木,也有人背着磨盘,平均负重70斤,许多人脚磨破了,磨起了一片血泡,炊事员每天晚上都要烧上一锅锅水,让大家洗脚后用马尾把一个个血泡穿透,让脓血流出来。”

精简体弱有病的战士2779人后,18军挑选优秀战士14609人,补充了大批强壮骡马和便于携带的火炮等大量的各式武器,面貌焕然—新。

毛泽东决定从苏联购买30架高空运输机,停在四川新津机场,以支援进军。

    电文:“藏军似有相当强的战斗力,必须准备打几个硬仗”

1950年3月29日,18军52师先遣队,从四川夹江县启程,向甘孜进发。

当地群众高喊着“你们走到哪里,我们就支援到哪里”、“解放西藏,保卫国防的同志最光荣”等口号为先遣队壮行。

原18军52师炮兵连一排三班副班长鲁发海这样讲述过他在去甘孜路上发生的故事:“我们从雅安出发便没了公路,开始徒步行军。山路曲曲弯弯,尽是羊肠小道。这些小道是过去马帮走的道,给全团的进军带来很大困难,当时我们身上除枪支弹药全副武装外,每人要背10至15斤大米,负重50多斤,最多的身上负重七八十斤。第一天走了五六十里,以后逐渐增加到七八十里,一天行军下来,人困马乏、腿肚子酸麻。”

此行路上,最艰险的莫过于过二郎山了,这座海拔三千多米的雪山,很多地方陡峭无比。部队每隔15分钟就要吹一次休息号,休息时间为3分钟。

鲁发海说:“渴了就喝雪水,我们还把雪水灌进行军壶里,放上点苏打片,水立刻像啤酒一样冒出泡沫子,我们管它叫‘雪水苏打啤酒’。”下雪山的时候,为省体力,先遣队的战士和牲口一起,几乎都是滑下去的。

一路上缺粮,后方的飞机只得从空中投下粮食,一共成功空投6次,总计2.3万斤粮食。不够的,就要到当地藏民家里买。据说藏民只认银元,飞机就用木箱装好“袁大头”往下扔。

1950年5月28日,52师先遣队到达甘孜,53师的一支先遣队也于8月2日抵达目的地巴塘。另一方面,18军主力部队和兄弟部队、民工修路、民工一道于1950年8月末修通了雅安至甘孜的公路。

1950年7月24日,18军前指进驻甘孜,与52师先遣支队会合。7月30日,苗丕一率南路先遣支队157团进抵巴塘,与先期到达这里的陈竞波部会合。一路上,先遣队扫清了土匪及国民党余部。

在中央“多路向心”战略下,从云南、青海、新疆也分别派出了部队向西藏进发。其中,西北军区进藏先遣连从新疆和田启程,以巨大的牺牲精神向藏北地区艰难跋涉。

此时的北京,毛泽东时刻关注先遣队情况。8月18日,他给西南局发电报:“你们关于向昌都进军各电均悉。一个师进攻昌都是否够用,藏军似有相当强的战斗力,必须准备打几个硬仗,这方面你们有足够估计否。”

电文:“有可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求得和平解决”

北京方面,始终没有放弃战前的和谈,仍然在督促西藏代表来京谈判。然而,控制着西藏地方政府实权的西藏上层分裂势力对此置若罔闻,自恃有外国势力的支持,拒不安排西藏代表团赴京谈判。同时,英国、印度方面也一再制造借口,阻止西藏代表团前往北京和谈。

1950年8月23日,毛泽东发电报给西南局:“如果我军能于10月占领昌都,有可能促使西藏代表团来京谈判,求得和平解决(当然也有别种可能)。”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