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朱德与毛泽东最后一次见面都做了些什么?(3)

核心提示: 1973年12月21日,朱德参加了中央军委会议,毛泽东在他的住所会见了参加会议的人员。当毛泽东见到朱德这位许久未见面的老战友时,要站起身来迎接。穿着一身深色中山装的朱德见状,赶紧加快步伐走到他的面前…… 两位巨人又见面了,又像井冈山会师时那样,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1月11日上午,年迈的朱德拄着手杖站在周恩来的灵床前,老泪横流,低声呼唤:“恩来!恩来!”

朱德鞠罢躬,又挺直身躯,缓缓地抬起颤抖的右臂,庄严地向周恩来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被人搀扶着蹒跚离去。

向周恩来遗体告别时,朱德一路上都在掉泪。在车上他就要脱帽子。回来后,他一句话不说,也不思茶饭。

周恩来的追悼会就要举行,秘书见朱德悲痛过度,连续几天彻夜不眠,身体特别虚弱,怕他撑不住,就征求他的意见:“去不去参加?”他根本没有考虑自己的身体状况,马上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可是,就在要上车出发的时候,朱德却两腿软得厉害,怎么也站不起来了。这使他非常不安,坐在沙发上难过地叹气:“唉,去不成了!这怎么对得起恩来?”猛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吩咐说:“快把电视机打开!就是坐在家里,我也要参加这个追悼会。”

电视机打开了,朱德怀着对老战友的哀思,随着低回的哀乐,眼含泪花,送走了那系着黑纱的灵车……

最后一次外事活动

有一段时间,广播里说“邓小平是天安门事件的总指挥、黑后台”,朱德对此不屑一顾,他问康克清:“你知道小平同志住在哪里吗?”康克清摇摇头。朱德说:“现在,他连自由都没有,他出得来吗?说他是天安门事件的总指挥,碰到鬼了!”   有一次朱德同江西省委常委刘俊秀谈话,针对江青一伙的倒行逆施,愤慨地说:“别听他们‘革命’口号喊得比谁都响,实际上就是他们在破坏革命,破坏生产。不讲劳动,不搞生产,能行吗?粮食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没有粮食,让他们去喝西北风!”

天安门事件后,“四人帮”借机大肆镇压革命群众,使国家局势变得很复杂,国民经济遭到更严重的破坏。朱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不顾身体虚弱,带病坚持工作。由于过度的紧张和劳累,他的肺炎复发了。但他毫不在意,照样工作,照样会见外宾。

这年6月21日上午,按照有关方面的安排,朱德要会见澳大利亚联邦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1975年11月在竞选中获胜的弗雷泽,在担任总理后便选择了中国作为重要的访问对象。

这天早晨,朱德起床后,感到身体不太舒服。家人劝他立刻休息,不要再工作了。朱德听后摇了摇头:“这是党安排的工作,我怎么能因为身体不好而随便不去了呢?”

吃了药后,朱德上午按时来到人民大会堂。当他踏进大会堂,来到迎宾厅时,却没见往日那种迎宾的气氛。会见的时间到了,不知什么原因,仍未见到外宾。朱德只好在休息室等候。后来才被告知,会见的时间推迟了。因为马尔科姆·弗雷泽总理把会见的时间推迟了。外交部竟然没有把这事事先告知委员长!

不知不觉,将近1个小时过去了,马尔科姆·弗雷泽总理的车队才缓缓向大会堂驶来……

朱德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会见弗雷泽总理竟是他最后一次参加外事活动。由于在开放冷气的休息室里等候了太长时间,回到家中他便感到身体不舒服,有些咳嗽,伴有低烧。后经医生诊断,是患了感冒。到了25日晚饭后,他又出现了腹泻。医生建议他立即住院治疗。朱德想到次日要会见外宾,坚持说:“不要紧,等明天我会见了外宾,再去住院也不晚。”他执意要参加了外事活动后再去看病。但是,因为身体十分不适,经康克清和保健医生极力劝说,朱德只好住进了北京医院。从此他没有再接见外宾,外事部门对会见的有关安排都作了调整。

尽管会见的时间比较短暂,但是,朱德在弗雷泽总理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朱德逝世后致电中国领导人的唁文中提到:“对于他的逝世,我个人感到格外难过,因为仅仅两周以前,在我访华期间,他热情地接见了我。由于朱德对建设新中国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将为人们长久怀念。”

 最后一次访友

1976年5月19日,年近90高龄的朱德收到知名学者成仿吾送来的《共产党宣言》新译本,一辈子治学严谨的成仿吾恳请朱德审读一番并提出意见,做必要的把关。这是成仿吾根据1848年的德文原本,对自己1938年翻译的《共产党宣言》重新校订后出版的。

第二天,朱德拿起新版《共产党宣言》送审本,对照旧译本逐字逐句认真仔细地通读起来,并不时地提笔做着眉批。书一读完,感慨万千的朱德便动了即刻去看望译者的念头。他告诉秘书说:“你准备一下,我要马上去看望成仿吾同志。”秘书听后感到为难,朱老总毕竟是已近90岁、年老体弱的身子骨了,能经受得住驱车访友的劳顿吗?但看朱德决心已定,只好给成仿吾拨通了电话。比朱德小10岁的成仿吾得知这一消息后,在电话中声音激动地嘱咐道:“请转告老总,让他不要来,我马上去看望他。”

但朱德仍然坚持要亲自登门拜访。下午3点左右,朱德兴致勃勃地坐车去看望成仿吾老教授。朱德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刚刚跨出车门,早已等候在楼门前的成仿吾便迎上前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许久都没有松开,并且兴奋不已地问道:“老总,你好呀?”然后挽着朱德的胳膊缓缓地朝屋内走去。

从1974年中央党校组建“成仿吾小组”拉开翻译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序幕,到印制出《共产党宣言》送审本,历时整整两年。出乎成仿吾意料之外的是,送审本报送朱德仅仅3天,这位年高九秩的革命家就坐在对面与自己促膝而谈了。

朱德欣慰地对成仿吾说:“你们重新校译的《共产党宣言》,我一口气看完了,很好懂,主要问题都抓住了。看完后,不用讨论就明白了。阶级斗争问题、民族问题、家庭问题、妇女问题都讲了,讲得很清楚。”

朱德询问成仿吾:“你们这个班子有多少人?花了多长时间?”成仿吾一一作了回答。

朱德嘱咐成仿吾:“还应该多培养几个接班人。马克思主义弄通了,很重要。”

接着,朱德再次强调并鼓励成仿吾说:“弄通马克思主义很重要,为了弄通,要有好译本。”

朱德称赞成仿吾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并且郑重地说:“这个新译本很好,通俗易懂,没有倒装句,可以一口气读下来。有了好的译本,才便于弄懂马克思主义。这对于学习、普及马克思主义很重要。这个工作是根本工作,很有价值啊。”略作停顿,朱德又深有感慨地说道:“现在有些问题讨论来讨论去,总是要请教马克思、恩格斯,总得看《宣言》是如何讲的。你们的工作做好了,对世界都有影响,有世界意义。我要把你们这里当个点,以后经常来。”

朱德语重心长地关照成仿吾:“你要很好地保重。党内像你这样的老同志不多了。”

最后,朱德告诉成仿吾:“中央对我管得很严。我的身体还好,现在一天吃三两粮食,吃多了不消化。游泳要坚持,不要停下来。我现在还常用游泳圈在水里泡一泡。”

两位老人推心置腹地谈了一个多小时后,朱德起身告辞。望着渐渐远去的汽车,成仿吾深情地对夫人说:“他还是那么谦逊,还是那么真诚!”

孰料,45天后朱德溘然辞世。这是成仿吾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他闻知噩耗,泪水涟涟,久坐不语。突然,他叫服务员:“拿黑纱来!”他颤巍巍地把黑纱套在了左臂上……从延安时期算起,他结识朱老总已经近40年了。他不仅敬佩朱老总的军事指挥才能,更敬佩朱老总为人师表的高尚品德。

巧的是,朱德一生中接触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是《共产党宣言》,他临终前最后读的一本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还是《共产党宣言》!朱德实践了自己的诺言: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毕生为共产主义而奋斗。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