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盘点:“大老虎”的夫人们以夫之名都干了些什么

核心提示: 在已经落马的老虎案中,“家族腐败”屡屡发生,贪腐夫妻档、贪腐父子兵形成的完整的“家族腐败”利益链,牵连甚广、危害巨大。其中,又以“虎妻”们在背后对贪腐的暗合、支援影响最为恶劣。

令计划与妻子谷丽萍

无论是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的完善,还是上海市关于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工作试点的推进,其实质指向的都是领导干部的“家族腐败”。

在已经落马的老虎案中,“家族腐败”屡屡发生,贪腐夫妻档、贪腐父子兵形成的完整的“家族腐败”利益链,牵连甚广、危害巨大。其中,又以“虎妻”们在背后对贪腐的暗合、支援影响最为恶劣。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那些“大老虎”的夫人们以夫之名都干了些什么。

令计划妻子谷丽萍:

广结政商朋友、隐蔽权钱交易

在令计划被调查之后,其妻谷丽萍也被带走调查,并高频率地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其所牵涉的人和事逐渐浮出水面,政商朋友们相继落马。值得注意的是,由媒体挖出的谷丽萍与政商朋友们的“丑闻”并不亚于其夫令计划。

公开资料显示,生于1959年4月的谷丽萍,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曾任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而她最为著名的身份当是“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总干事。

2003年11月,谷丽萍创建了公益组织YBC,作为YBC创始人,她担任总干事至2013年。而从公开简历看,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令计划恰从2003年开始主持中办的常务工作。

据公开资料介绍,YBC通过动员社会各界特别是工商界的资源,为创业青年提供导师辅导以及启动资金—技术帮助—工商网络的支持。据YBC官网介绍,截至2014年5月,YBC已成为最大的扶持青年创业的公益网络,在全国建立了64家分支机构,477个工作站和1148个服务站,103个创业青年和导师俱乐部,成功扶持青年创办企业8323家,为社会净增就业岗位超过110000个。

但在媒体的报道中,YBC则变成了谷丽萍利用公益组织的灰色地带广结政商朋友、掩盖权钱交易的主要平台。在全国建立了64家分支机构的YBC,被指以推动青年创业之名,行圈地之实。

若从这个角度看,谷丽萍贪腐的手段要比薄谷开来迂回和隐蔽。

2010年11月,谷丽萍还发起成立了瀛公益基金会,这是在国家民政部注册的非公募基金会,基金会的核心公益项目就是YBC。不过,这也被认为是“为了方便使用从各种管道收来的资金”。

但来自谷丽萍方面的消息人士曾断然否认了社会上的各种指责和质疑。

不过,谷丽萍确实通过YBC为主要平台,广结商界朋友。从YBC官网上看,多家知名企业均为YBC合作伙伴。而且,谷丽萍的一些商界朋友在她出事之后,也相继被带走协助调查。

例如,浙江广厦实际控制人楼忠福在2014年12月27日被带走调查。几乎是在差不多的时间,谷丽萍的山东老乡,福日集团董事长曾显波也曾被传“失联”、“协助调查”20多天之久,后于1月底又公开露面。而据媒体报道,福日集团及浙江广厦均曾为YBC提供巨额资金支持。

被疑涉及谷丽萍案的商界朋友们远不止这些。

1月初,北大方正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长魏新、CEO李友、总裁余丽、副总裁李国军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配合调查。其中,舆论直指李友与谷丽萍关系密切,为此论调提供的依据是,谷丽萍在日本拥有的两处市价高达5亿美元的豪宅疑为李友所送,奢华程度直追日本首相官邸。但这一说法未能得到证实。

1月30日,YBC基金会理事之一中国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被带走协助调查,传闻亦称或涉及谷丽萍案件。据媒体披露,毛晓峰曾介绍谷丽萍在民生银行旗下公司民生租赁任职3年。

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谷丽萍还曾是北京中青红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北京中青红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03年起,谷丽萍参股或经营着多家中青系公司,广泛投资互联网、教育、文化、广告等领域,并能顺利拿下项目独家代理权及销售推广渠道。而包括楼忠福等人在内的多位企业家皆成为其“生意圈”中的重要合作伙伴。

2012年12月,谷丽萍“被双规”的传闻四起,但很快遭到瀛公益基金会和YBC的否认。2013年1月19日,谷丽萍辞去瀛公益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和YBC总干事,从此淡出公众视野。

在2012年12月谷丽萍“被双规”的传闻出来之时,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已成为十八大后被打掉的“第一虎”。

在官媒公开的报道中,李春城主政四川之时,曾在川数次接待谷丽萍。这在两人落马之后,也被媒体引为两人交好的依据。事实上,在令计划身居要职之后,作为令夫人的谷丽萍每每到地方调研,皆能获得当地党政机关主要领导的亲自陪同。

1月刚被免职的山东省枣庄市委书记陈伟亦被指称或涉谷丽萍案。据媒体披露称,陈伟与谷丽萍交往密切,曾多次在其主政的威海、枣庄两地接待祖籍山东威海的谷丽萍。落马之前,陈伟曾接连创造多个山东省内官员升迁纪录,他在36岁成为最年轻的正厅级官员、40岁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市长。

如今,他的仕途也就此止步。

目前为止,谷丽萍案仍在继续发酵,谷丽萍的那些政商朋友中还将有哪些会被带走调查,仍是未知数。而已经被带走的这些人与谷、令之间存在哪些贪腐交易,则有待官方的权威发布。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