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是什么扣动了“文革”扳机?

核心提示: 毛泽东“左”倾阶级斗争思想发展的结果,导致对党内上层疑神疑鬼,也给那些真正的野心家提供了施展阴谋诡计的机会。林彪顺水推舟,推波助澜,把“左”倾错误极端推进,他煞有介事地说:“最近有很多鬼事,鬼现象,要引起注意,可能发生反革命政变,要杀人,要篡夺政权……”

在上海会议之后成立的“中央工作小组”,于3月4日至4月8日在北京开会,对罗瑞卿进行揭发批判。第一阶段,3月4日至16日,42人参加,对罗进行“面对面”的斗争。罗瑞卿跳楼跌断一条腿后,因为罗瑞卿的所谓“自绝于人民”,以揭发批判为主的那个三月会议也随之升格,即性质变了,原来还带点人民内部矛盾的味道,一下子升级成“敌我矛盾”,罗瑞卿变成了抗拒党中央,抗拒毛主席,是叛党。于是从3月22日至4月8日,会议进入第二阶段,人数也增至95人,对罗进行缺席批判斗争。

虽然外面在批判,但开始的时候,罗瑞卿还住在医院里,郝治平也可以经常去看他,这对两人都是极大的安慰。虽然门口和病房总有人监视,他们的谈话也没什么秘密可言,不过是说些孩子们的情况。

以后想起来真是啼笑皆非的事:当时负责处理罗瑞卿问题的是彭真。不久,他们就成了国内头等大敌的“彭、罗、陆、杨”“反革命集团”中的前两位。彭真当时的处境已经很困难了。郝治平并不知道,还去找他,问道:“瑞卿这样做是错误的。但是,他究竟有什么问题呢?”彭真说什么呢?只好安慰几句,让她不要着急。他对下面的人说:“你们收东西,把孩子们的东西收起来干什么?还给他们。”

4月里,郝治平还是隔一天到医院里去看罗瑞卿一次。4月3日是他们结婚的纪念日。郝治平没有按照隔一天去一次的常规,而是2日、3日连着去了两次。4月3日临去时,她从院子里采了两枝丁香花,又摘了两朵海棠花,悄悄装在口袋里,进了病房,她把花送到罗瑞卿手中,罗瑞卿看着怒放的花朵,嗅着它的清香,神色颇为激动:“你还记得啊……”

4月30日,中共中央批准了对罗瑞卿的审查结论。结论中,虽然仍是一口一个“同志”,紧接着又是一口一个“胡说”,谁都知道,一个一天到晚“胡说”的人,一个每时每刻都在反对“林彪同志”的人,早已不是同志而是敌人了。他们罗列的罪名也证实了这一点,诸如: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