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逝世 江青去到病房为何毫无表示

核心提示: 我抬头一看,是江青!她没走近总理,只是喊着要见“小超”,要见“大姐”。江青没有对总理作任何表示,喊着去看大姐,可她走出病房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更没去看邓大姐,而是登上汽车就走了!

周总理逝世

1976年1月8日这一天,和往常一样,早晨7时30分,张树迎向我简单地交班后,我让他回去睡觉,他已是整夜没合眼了。这一段时间我们都是深夜两三点钟才休息,靠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当我走进病房时,总理转过脸来看看我。我习惯性地对总理点点头。他没有说话。几天来总理都是这样,说话已很困难。我轻轻地抚摸着总理干瘦的左臂。在总理卧床后的日子里,我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今天他的手臂发热,我比较放心。我站在床前,难过地看着总理清瘦的脸庞,思绪万千。

约半小时后,乔金旺走进病房,示意我休息一会儿。我会意地离开病房,轻轻往外走,回到值班室。黄宛、方圻、吴蔚然都守在那里。忽然铃声大作,这不是平时的电铃,而是为遇紧急情况专设的电铃。不好!大家快步跑向病房,几乎同时看到监护器上的心跳显示,为七十几次。陈在嘉大夫说,一直是一百多次,忽然掉到七十几次。她急得说不出话来。总理的心跳在继续下跌,六十次、五十次、三十次……

中央领导人接到在抢救总理的消息,李先念第一个走进病房,他弯下身子,双手紧握着总理的手,只叫了一声“总理……”便再也说不出话了,泪水一下涌了出来。他悲痛得双手发抖,站都站不稳了。我们赶快把他扶到沙发上。他坐在那里双眼盯着总理,无言地抽泣着。

邓大姐守在病房,看着医生们抢救,她多么希望像前几天那样,总理会醒过来。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