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70年毛泽东为防林彪准备动武 命李德生调部队至京郊(3)

核心提示: 李德生对于到北京军区任职,对于参加华北会议,毫无思想准备;但是,毛泽东已有交待,他积极了解和分析情况,会议期间,他多次参加了向中央政治局的汇报。

华北会议接着又批评帮助在陈伯达问题上有“错误”的领导同志,主要是北京军区和河北省的领导同志李雪峰、郑维山。庐山会议期间,由于李雪峰、郑维山也在华北组,听了陈伯达的发言,同意出简报,庐山会议后“不认真开会传达”;于是,华北会议批评他们“积极配合,表态支持”,“犯了方向、路线的严重错误”。

华北会议于1971年1月24日结束。周恩来作总结讲话,讲话提纲事先经毛泽东审阅。讲话系统地揭发和批判了陈伯达,对进一步开展批陈整风作了部署,最后提出:“中央认为李、郑两同志继续留在北京军区和河北省担任原来的领导工作是有困难的,因此,中央决定:将李、郑两同志调离原职”,以后“再由中央另行分配工作”。周恩来同时宣布,中央决定:李德生任北京军区司令员、党委第二书记(谢富治为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谢去世后,1972年10月,李德生任第一书记),纪登奎任第二政治委员、党委第三书记。

按照中央决定,郑维山调离原职,被中央安排到安徽休息。李德生专门向十二军交待,要他们在生活上关照好郑维山,有病治病,不得耽误。十二军经常派管理人员和医生去看望。粉碎“四人帮”后,郑维山见到李德生说:“我1971年到安徽以后,得到十二军的很多照顾,我是很感谢的。”李德生很诚恳地说:“华北会议和军区的批陈整风会议,对你的批评,是不实的,我很不安。”李德生说的是真心话,即使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违心地批评一位领导同志,对于李德生来说,也是极少有的。郑维山的问题,在粉碎“四人帮”之后,1979年12月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为所谓“华北山头主义”平反的通知,宣布所谓“晋察冀山头主义”、“华北山头主义”、“坏人当道”等等,以及后来又说北京军区是所谓“林彪反党集团经营多年的窝子”,“纯系污蔑不实之词,应予彻底推倒”。“凡由于这个案件受到打击迫害和受株连的同志,一律平反,恢复名誉。”

毛泽东交待李德生,调一个师进驻北京市郊

在毛泽东外出巡视期间,按照中央的决定,李德生于1971年8月14日至9月3日,率中共中央代表团访问了阿尔巴尼亚和罗马尼亚。

这次访问,是在我们党为了改变我国在国际关系上比较孤立的状态、加强与各国发展关系的大背景下进行的。李德生从参加政治局多次活动中,体会到毛泽东、周恩来花很大精力抓国际大事。

李德生率中共中央代表团访问阿尔巴尼亚和罗马尼亚后,9月3日回到北京,接着就参加了四届人大的筹备工作。11日起,又参加了修改四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的政治局会议。当时中央已经决定,准备在国庆节前召开三中全会,国庆节后,召开四届人大。时间已经很紧迫,各项准备工作安排得都很紧张。

9月12日临近中午,李德生在家里接到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张耀祠从天津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中午12时前到达丰台车站。一般情况下,中央办公厅的通知,都由秘书处打电话,将活动的时间、地点、内容、带什么文件,讲得具体明了。有时为了保密就不通知会议内容。这次通知也是这样,显得很紧急,很重要,却没有告诉去干什么。

李德生接到通知后,匆匆吃点东西,按时赶到丰台车站。中央警卫团已经在车站布置了警卫。只见纪登奎和北京市委书记吴德、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先后来到。不远处,毛泽东的专列进站,缓缓停在专用车道上。李德生听说过,每次毛泽东出巡回京,极少中午到达,也极少在丰台车站停留。这次为什么例外?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