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冲毛泽东狂叫:“你怀念杨开慧,我想念唐纳!”(4)

核心提示: 毛泽东曾为杨开慧写下“我失骄杨君失柳”那样的深情词句,这无疑会触动江青那根歇斯底里的神经。江青当着毛泽东的面狂叫:“你怀念杨开慧,我想念唐纳!”1958年,江青一气之下,给郑君里写了一封信,打听唐纳在国外的地址……这一封信,也让郑君里后来性命不保。

1936年轰动一时的三对明星杭州六和塔新婚之旅。前排六人自左至右依次为:叶露茜与赵丹,蓝苹与唐纳,杜小鹃与顾而已。后排则为证婚人,自左至右依次为:郑君里、沈君儒、李清(资料图)

这一切,既是人之常情,也是革命之情,战友之情。然而,却触动了江青那根歇斯底里的神经。江青当着毛泽东的面狂叫:“你怀念杨开慧,我想念唐纳!”

江青一气之下,给郑君里写了一封信,打听唐纳在国外的地址……

据传,江青要追索的,便是这封在一九五八年写给郑君里的

当然,这仅仅是“据说”、“据传”而已。因为关于那封信,一直是一个谜:不论是对张春桥或者叶群面授机宜的时候,江青只是说有一封重要的信落到郑君里手中,并未谈及是一封什么内容的信件。何况叶群已死,张春桥则以缄默对抗,无法从他们那里查清江青千方百计要追回的是什么信。

此事唯有江青知,郑君里知。

不过,在一九八○年十二月一日下午特别法庭开庭审问江腾蛟时,江腾蛟的交代,提供了重要的佐证:

问:“你到北京以后,叶群怎么给你具体交代任务的?”

答:“叶群跟我讲,江青一九五八年有一封信落到郑君里、顾而已他们手上,现在要把这封信收回来……”

这里提及的顾而已,显然是江青使用的“障眼法”。她要追寻的,是落在郑君里手中的信——正因为这样,她指使张春桥找郑君里谈话,并没有找顾而已谈话。

江腾蛟的交代,明确地说出了要追查的是江青一九五八年的信。

在审问时,审判员高斌特地追问了一句:

问;“到底要搜查江青什么时间的信?”

答:“五八年,我记得很清楚。”

一九五八年,早已成为“第一夫人”的江青,怎样会“有一封信落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导演郑君里的手中呢?

不是“落到”他的手中,是她写信给郑君里!

江腾蛟的交代,清楚地证实了江青要追查的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在笔者访问黄晨时,她说郑君里怕惹事,早在张春桥找他谈话之前,已经烧掉了江青的那封信。正因为这样,张春桥一直追逼之下,他也无法交出江青所要的一九五八年写给他的信。

黄晨还回忆,除了一九五八年江青的这封信之外,在三十年代,江青还曾给郑君里写过一封信,事关她、唐纳和另外一个人。

要说清楚这些信件的起因,不能不从头讲起……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