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冲毛泽东狂叫:“你怀念杨开慧,我想念唐纳!”(2)

核心提示: 毛泽东曾为杨开慧写下“我失骄杨君失柳”那样的深情词句,这无疑会触动江青那根歇斯底里的神经。江青当着毛泽东的面狂叫:“你怀念杨开慧,我想念唐纳!”1958年,江青一气之下,给郑君里写了一封信,打听唐纳在国外的地址……这一封信,也让郑君里后来性命不保。

江青(中)林彪(右)、叶群在一起(资料图)

一九六六年六月,“文革”的大幕已经拉开。一天,郑君里回到家里,神情黯然。看得出,他遇上了不愉快的事儿。

果真,他告诉黄晨:“今天,张春桥找我谈话。”

事情颇为突然,厂里通知他,到“康办”去一下。

张春桥板着面孔,在康平路市委办公室里接待他。

在说了一通端正态度、积极投入“文革”,跟三十年代“文艺黑线”划清界限之类话以后,张春桥把话题一转:“我知道,你跟江青同志早就认识,有过交往。江青同志现在的地位,跟过去不同了。她过去有一些信件之类的东西,还在你家里。这很不妥当。你回家清理一下,找出来,密封,交给我。”

郑君里明白,这是张春桥找他谈话的真正目的,他从张春桥的话中听出,显然是奉江青之命找他——除了江青本人之外,别人不会知道那封信的。

当张春桥找郑君里谈话时,上海市副市长梁国斌在侧。

据梁国斌回忆:

“一九六六年六月张春桥找郑君里谈话,曾对我说,江青现在是主席的夫人了,她有照片、信件在郑君里家,我要找郑君里谈一次,为慎重起见,你也参加一下。我答应了。张春桥找郑君里谈话时我在场……

“张春桥对郑君里说,现在江青的地位不同了,她过去还有一些信件等东西在你家里,存藏在你家不很妥当,还是交给她处理吧!郑君里完全答应。”

郑君里和黄晨一起在家中翻找,总算找出一包材料,密封,托厂里转给张春桥。

梁国斌回忆道:

“事隔约一个星期左右,张春桥对我说,郑君里那里的信件、照片等交出来了,已转交给江青,她当场烧了。”

这么一来,郑君里似乎“太平”了。

不料,过了些日子,张春桥又一次找郑君里谈话。

这一回,张春桥的脸上乌云密布,仿佛马上就要发出闪电和雷鸣。

他不再绕弯了,单刀直入道:“江青同志有一封信在你手中,你为什么不交出来?”

从话语中可以听出来,显然,江青已经看过郑君里上一次交给张春桥的材料。

“那封信,早就不在了。”郑君里答道。

“你再好好回忆一下,把信找出来。”张春桥依然不放过他。

郑君里回到家里,忧心忡忡,他早就销毁了那封信,眼下交不出来,而江青又紧追不舍。

黄晨和他翻箱倒柜,郑君里向来很重视保存创作资料,便于写作,他保存了许多三十年代电影书报、剪报。凡是其中涉及蓝苹的,都一一交出。

黄晨还找出了一张四人合影的照片——唐纳、蓝苹、郑君里,她。

她记得,那是在一九三六年,他们在霞飞路(淮海中路)万籁鸣兄弟所开的“万氏照相馆”里拍的。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