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毛泽民1939年在莫斯科的特殊使命

核心提示: 1939年6月到1940年1月,毛泽民曾在苏联学习、治病。期间,季米特洛夫通过共产国际干部部马特维洛夫部长,向毛泽民转述,要他完成一项重要任务———写一份全面反映中国共产党工作情况的报告。


毛泽民(资料图)

在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史档案馆,存放着一份编号为РГАСРИ,514/1/1044的档案文件,是由毛泽民亲自撰写的关于中国《党内某些重要文件的读后感》。1939年6月到1940年1月,毛泽民曾在苏联学习、治病,其时他还肩负着党中央赋予的特殊使命。细读这份最新解密的《读后感》,能够了解当年在清算王明路线的前夜,许多未曾披露鲜为人知的细节。

 季米特洛夫赋予的一项重要任务

通过共产国际干部部,毛泽民和共产国际执委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之间,建立了一种文件、书信快速往来的联系。为了更准确地了解中国党和中国革命,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毛泽民撰写了一系列有关情况报告,如《关于博古、李德等同志领导党和红军的错误问题》等等。这些报告被陆续转到季米特洛夫手中。季米特洛夫深感中国党这些年所发生的错误远比过去估计的要严重得多。

这里所说的“中国党的错误”,即从1932年1月开始的、在遵义会议上宣告破产的、以王明为代表的第三次“左”倾错误。

季米特洛夫通过共产国际干部部马特维洛夫部长,向毛泽民转述,要他完成一项重要任务———写一份全面反映中国共产党工作情况的报告。

接到季米特洛夫赋予的重要任务后,毛泽民集中阅读和研究了大量的党的历史文件,并对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党内历次错误路线进行深入的思考和认真的梳理。

毛泽民来莫斯科原本是治病的,长期以来,严重的胃病和久治不愈的盲肠术后伤口,无情地折磨着他。克里姆林宫医院的医生对毛泽民的身体和病情进行了全面的检查。他们认为,对毛泽民的病症需要实施手术,但术后至少要有两三个月的恢复时间。毛泽民感到这样太耽误工作。他决定放弃手术,采取保守治疗。

然而,季米特洛夫交给他的任务却大有进展。经过两个月的学习准备,关于中国党工作情况报告的总体思路已经形成。他在汇报材料中,重点批判了对中国革命影响最大、统治时间最长的“左”倾机会主义。

究竟以怎样的形式向共产国际呈交这份报告,更能反映中国党的实际情况,又最能切中党内机会主义的要害呢?毛泽民决定站在中国共产党一名普通老党员的角度和立场,用自己所见所闻的大量事实,以“读后感”的形式,向共产国际执委会进行汇报。12月6日,毛泽民郑重地向共产国际执委会呈交了他的《党内某些重要文件的读后感》。工作人员很快将其译成俄文,提交季米特洛夫总书记和执委会领导同志阅读。这份《读后感》的俄文翻译稿被打印在16开公文纸上,共75页。共产国际执委会领导人对中国党发生的重大事件、党内机会主义领导人的错误论点,以及毛泽民对这些错误论点实质的定性分析,最为重视。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