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与许世友密谈:我只能当导演 不能当演员(2)

核心提示: 许世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中颇富传奇色彩,“是一个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王震语)。少年时代,因家境贫寒,许世友曾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出家少林寺,当了8年和尚。

延安窑洞一席话羞愧难当解疙瘩

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又一次给许世友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1937年3月,党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出了《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决定》指出:过去红四方面军所犯的错误,应该由张国焘负主要责任,反对把同张国焘的分裂主义的斗争扩大为同红四方面军全体干部的斗争,并对红四方面军干部站到党中央的立场上来给以鼓励。根据这一会议精神,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开展了对张国焘错误的批判。总体而言,这次思想教育活动是平稳的,大多数红四方面军的干部态度端正,拥护中央的决定,积极参加学习讨论,敢于揭发张国焘的错误。但也有一些红四方面军的干部出于对党的朴素感情,对张国焘还有些迷信,把他看作红四方面军的化身和代表,对“抗大”进行的学习讨论反感,甚至对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也产生不满,再加上在教育过程中,对红四方面军的一些高级将领也有一些过火言论与扩大化倾向,在这些情况下,身为“抗大”学员的许世友想不通,一时感情冲动,竟萌生了重回四川打游击的念头,并策划了拖枪逃路未遂事件。

据当时的“抗大”政治部副主任莫文骅回忆,4月3日上午,他们得知了许世友等人的计划:准备于当晚午夜,由许世友领头,王建安、陈再道等十多名军师级干部参与,带领每人身边的武装警卫员共20多人,携枪出走,上山打游击。“抗大”领导立即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决定,马上将许世友等逮捕,以防止事件爆发引起恶劣后果。

6月6日上午,最高法院的特别军事法庭对许世友等人进行审理。法庭经过审理,认为许世友等人过去对革命有过功劳,决定从轻判决:判处许世友一年半徒刑,其余分别判处一年、八个月或六个月不等。当时的《新中华报》于6月9日曾对此判决作了公开报道。

许世友尽管出现了如此严重的问题,但毛泽东并没有将其打入冷宫。不久,毛泽东即托人给许世友捎去一条“哈德门”香烟。接着,毛泽东又派徐向前去看望许世友,做其工作。尔后,毛泽东亲自来到许世友住的窑洞,在土坑上,与他进行了两次长谈。毛泽东拉着许世友的手说:“世友同志,你打了很多仗,吃了很多苦,够辛苦了!我对你表示敬意。”几句话说得许世友羞愧难当,掉下了眼泪。毛泽东接着说:“红四方面军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党的宝贝,不是张国焘的干部。张国焘是党中央派出去的,张国焘的错误,应该由他自己负责,与你们没有关系。”一席话,解开了许世友的思想疙瘩。没过多久,党中央便决定特赦所有参与拖枪逃跑事件的人,重新安排他们工作。党中央与毛泽东从团结和教育的目的出发,团结教育了红四方面军的扩大干部和全体红军干部。毛泽东逝世后,许世友追忆起这件事说:“从这一天开始,毛主席给了我新的政治生命。”关键时刻挺身出挫败阴谋立大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继续重用许世友。许世友先后担任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等职。在与林彪、“四人帮”两个反党集团的斗争中,毛泽东信赖和倚重许世友。许世友没有让毛泽东失望,他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为党和人民立了大功,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1970年8月23日,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毛泽东主持会议,提出要把全会开成一个团结的、胜利的会不要开分裂的、失败的会。周恩来宣布了这次全会的三项议程:一是讨论修改宪法问题;二是国民经济计划问题;三是战略问题。全会议程是事先经中央政治党委讨论通过的,林彪没有提任何不同意见。可是,林彪一伙早已把这次全会视为用“和平过渡”的办法实现抢班夺权的大好时机。当时他们以设国家主席和称毛泽东为天才作为夺取最高领导权力的基本策略。按事先的密谋,林彪在开幕式上发表了称赞毛泽东为天才的长篇讲话,大搞突然袭击,拐弯抹角地说:“把毛主席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这种地位”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是宪法的灵魂”,是“最重要的一条”等等。陈伯达,吴法宪等密切配合,煽风点火,一时搅乱了全会,毛泽东很快识破了林彪一伙的阴谋和策略,并开始反击。正在此时,毛泽东再次想到了时任华东组召集人的许世友。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