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为何支持两个“小人物”向红学权威开火?

核心提示: 一个关于《红楼梦》研究的学术问题由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运用权力出面干预进行讨论,其本身就意味着非同寻常。原本学术问题迅速升格,发展成全国思想政治运动。一顶“胡适资产阶级唯心论代表者”的大帽子已牢牢地扣在俞平伯先生的头上,那一年,他54岁……

1954年10月,毛泽东写下了《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信》,亲自领导和发动了对俞平伯《红楼梦》研究和胡适思想的批判运动,开了建国后将不同学术观点之争同政治斗争联系起来的先河。

《人民日报》为何未转载“小人物”的论文

1954年9月号《文史哲》发表了李希凡与蓝翎的文章《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它》,批评了俞平伯的《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它》。《文史哲》是山东大学的校刊,当时寄给山东籍的中央首长,人手一份。江青看过此文,立即将其送呈毛泽东。据毛泽东卫士张仙朋回忆:

一九五四年,随着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贯彻,社会主义改造深入开展……这年春天,毛主席来到了杭州。他经常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在思想文化战线上开展批判资产阶级的斗争。三月十日上午,主席一早起来就招呼我们,说今天要去登北高峰,叫我们把他要看的书和文件都带上。因为主席到杭州后,经常爬山锻炼,而且爱到山顶上去办公和学习。于是我们赶紧做好准备。吃过早饭,我们就出发了。当时,正下着小雨。山高路滑,很不好走,但是主席爬山很有经验,他脚步稳健,节节向高峰攀登。主席一面登山一面和我们说古论今,谈笑风生。他问我们看过《红楼梦》没有?我们回答说看过。主席又问都看了几遍?有的回答看了一遍,有的说看了两遍。主席问站在他身边的一位老大夫看了几遍,老大夫说看了两遍。主席问他看过后有何感想?老大夫想了一下,十分认真地回答说:“我发现贾府里那些人都挺讲卫生的,他们每次饭前都要洗手。”他的话音刚落,主席就大笑起来,我们也都笑了。有的同志开玩笑地说:“老大夫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到处宣传讲卫生。”大家更加笑了。停了一会,主席对大家说:“《红楼梦》这部书写得很好,它是讲阶级斗争的,要看五遍才能有发言权哩。”接着又说:“多少年来,很多人研究它,并没有真懂。”当时,我们对主席讲《红楼梦》的事并不理解,实际上,主席正在酝酿写一篇重要文献。不久,在这年十月十六日,他写出了给中央政治局和其它有关同志的《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信》,接着发动了一场批判资产阶级唯心论的伟大斗争。

可见,过渡时期总路线公布以后,随着社会主义改造事业全面而深入地进行,毛泽东正想找一个切入点,在学术思想领域掀起一场对胡适派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而《文史哲》的这篇文章则正好提供了一个引爆点。毛泽东阅后,让江青转告《人民日报》立即予以转载。“文革”时期江青曾坦言:“我是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多年来都是给主席作秘书,主要的是研究一点国际问题。在文教方面我算一个流动的哨兵。就是订着若干刊物报纸,这样翻着看,把凡是我认为较比值得注意的东西,包括正面的、反面的材料,送给主席参考。我多年来的工作大体上是这样做的。”

九月中旬,江青带着李希凡、蓝翎的《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它》一文,来到《人民日报》社找到当时《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口头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要求《人民日报》转载此文。邓拓不敢怠慢,看完文章后,连夜派自己的秘书王唯一找到了蓝翎。蓝翎对邓拓接见时的情景及他当时的心理活动有如下回忆:

当王唯一把我引进办公室后,邓拓即从藤椅上站起走过来,先伸出手。我第一次见大干部,又不知为何事,心情紧张,行动拘谨,握住他的手,问了好,不知下一句该说什么。也不知为什么,邓拓给我的印象特别好。他那时才刚过不惑之年,在我的眼中已是老一辈的长者了。高高的个头,穿着藏青色呢子制服,看起来似不健康。长长的瘦瘦的脸,鼻若悬胆,双目有神,声音洪亮,但却文质彬彬,潇潇洒洒一副学者风度,平易近人,毫无架子。邓拓把我让到沙发处,一同坐下。他大概看出了我的拘束,面带微笑地说:“刚才王唯一去找你,说你不在学校,已留了字。我说尽快找来一叙。半夜把你找来,打搅了。”我说:“不敢当。”邓拓说:“你们的地址是从山东大学打听到的。李希凡在人民大学,怕不好找,所以先找你来。有件事想同你们商量。你们在《文史哲》发表的文章很好,《人民日报》准备转载。你们同意不同意?”他谈得很轻松,没有说到毛泽东主席。但我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立即回答:“完全同意。但还得告诉李希凡,问问他的意见。”《人民日报》转载青年作者的文章,的确是非同寻常的事。那是出于形势的需要,有一定的指导性,或者叫抓典型,带动一般。而对于作者来说,谁的文章一经转载,即会引起轰动效应,身价倍增……我们写的是关于古典文学研究的冷门文章,居然要由《人民日报》转载,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激动而又欣喜。我从学文学,特别是合并到山东大学中文系就读以后,就萌生了成名成家的幻想,但不敢表露出来,说轻点,是好高骛远,说重点,是资产阶级名利思想,那要挨批评作检讨的。邓拓的话正符合我潜在的意识流,所以才回答得那么直截了当,简单干脆,不故作谦虚之态。这是真话,是心里话,是成名成家的幻想自自然然地溜出来的外化,也许一夜之间就要“名扬天下”了(这是形容中状元的老戏词)。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