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邓小平:文革前十年错误不全在毛泽东一人

核心提示: 邓小平始终坚持,毛泽东犯错误,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犯错误,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犯错误。毛泽东不是孤立的个人,对于毛泽东的错误不能写过头。“写过头,给毛泽东同志抹黑,也就是给我们党、我们国家抹黑。

一、确定历史决议的总的指导思想

(一)不要把30多年的历史写成黑历史。

1981年3月9日和3月18日,邓小平在两次谈话中对决议稿中历史部分提出重要意见:对缺点错误讲得多,成绩讲得少,鼓舞人们提高信心、提高勇气的力量不够。千万要注意,不要把30多年的历史写成黑历史。如果这样,产生的效果就会使人们痛恨我们的党。 参见《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719页。

邓小平认为,“文化大革命”前十年这部分稿子的内容调门不对头,好像错误都是毛泽东一个人的,别人都对。历史不是这样的,这不符合实际。要承认,毛泽东还是看到了党的缺点错误,还是想改正。要说得恰当。 参见《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719页。邓小平对决议起草小组负责同志谈了他自己对建国以来历史的看法。他指出:“建国头七年的成绩是大家一致公认的。我们的社会主义改造是搞得成功的,很了不起。这是毛泽东同志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个重大贡献。”“当然缺点也有。从工作来看,有时候在有的问题上是急了一些。”《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2页。“文化大革命”前的十年情况比较复杂,争议也比较大。在决议稿讨论过程中,有的同志认为,这十年成绩不是主要的,错误是主要的。邓小平认为,“应当肯定,总的是好的,基本上是在健康的道路上发展的。这中间有过曲折,犯过错误,但成绩是主要的”;当然,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也要讲到反右派斗争、‘大跃进’、庐山会议的错误”。《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2页。

关于“文化大革命”,邓小平认为,“文化大革命”的确是一个大错误,但对“文化大革命”中的具体事件要作具体分析。在决议稿讨论过程中,有人提出八届十二中全会、九大是“文化大革命”中的产物,是非法的。邓小平不同意这种意见。1981年4月7日,他在同胡乔木、邓力群谈话时指出:“如果否定八届十二中全会、九大的合法性,那我们说‘文化大革命’期间党还存在,国务院和人民解放军还能进行许多必要的工作,就站不住了”《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4页。;“就等于说我们有一段时间党都没有了。这不符合实际。”《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5页。他在几次谈话中还提到:“这十年中间,也还有健康的方面。所谓‘二月逆流’,不是逆流,是正流嘛,是同林彪、‘四人帮’的反复斗争嘛。”《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3页。同时,“文化大革命”期间,外事工作也取得很大成绩。

(二)对建国以来党史上的大是大非问题的分析要恰如其分。

历史决议中涉及建国30年来党史上的一些重大是非问题。邓小平强调对这些问题的分析要恰如其分。比如说高饶问题,邓小平认为:“揭露高饶的问题没有错。”《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3页。作为当事人之一,邓小平回顾了当时高岗、饶漱石搞分裂的情况,认为“高饶问题不揭露、不处理是不行的。现在看,处理得也是正确的”《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4页。。

再比如,反右派问题。邓小平说:“1957年反右派斗争还是要肯定。”“那时候有的人确实杀气腾腾,想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扭转社会主义的方向,不反击,我们就不能前进。错误在于扩大化。”《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294页。

对于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的两年徘徊局面,邓小平认为:华国锋同志有责任,但不能把责任都推到他身上,那样也不公道。参见《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734页。

(三)不要再提“路线斗争”。

关于“路线斗争”的提法,邓小平提出,以后原则上不再用这种提法。党内斗争是什么性质就说是什么性质,犯了什么错误就说是什么错误,讲它的内容。 参见《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08页。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