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中共两支笔的争斗:胡乔木“气死”周扬内幕

核心提示: 写下这个题目,它的难度比我的预想要难得多,于光远说“我写《周扬与我》的目的,与其说我想写周扬,不如说我想写胡乔木,周扬被整得那么狠,我实在是气得不行,感到不平。”有人说过“胡乔木是白衣秀士”,也有人说“周扬是被气死的。”被谁气死的,指的就是胡乔木。有文章对周扬同志的对立面胡乔木同志颇有非议……周扬与胡乔木在对待解放思想的理解与态度上确有不同。

本文摘自《毛泽东与周扬》,盛夏著,人民出版社出版

原标题:中共两支笔的争斗:胡乔木“气死”周扬内幕

写下这个题目,它的难度比我的预想要难得多,于光远说“我写《周扬与我》的目的,与其说我想写周扬,不如说我想写胡乔木,周扬被整得那么狠,我实在是气得不行,感到不平。”有人说过“胡乔木是白衣秀士”,也有人说“周扬是被气死的。”被谁气死的,指的就是胡乔木。有文章对周扬同志的对立面胡乔木同志颇有非议……周扬与胡乔木在对待解放思想的理解与态度上确有不同。

早在三十年代周扬与胡乔木在上海就在一起,左联时期胡乔木在周扬领导下工作。四十年代的延安时期周扬编《马克思主义与文艺》时,还在序言中对乔木的出力,表示过感谢。目前关于周扬与胡乔木的文字极少,凭仅存的文献,周扬与胡乔木的分歧大至有三点:

一是对待丁玲作品的态度不同;1948年,丁玲写完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把书稿复写了两份,一份交给周扬,一份交给胡乔木,周扬几个月未作表态,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丁玲找周扬要回了书稿,1948年9月,丁玲在胡乔木的支持下,书稿由新华书店东北分店出版。历史地说,对同一部作品持不同态度,本无可非议,但客观的事实是,由此事丁玲对周扬有了矛盾。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胡乔木 周扬 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