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二战:日军强征慰安妇67.8%为中国籍

核心提示: 目前,在二战史研究中,“慰安妇”问题是研究的一个热点和难点。随着对幸存受害妇女调查取证工作的展开以及对相关史料发掘的深入,有关“慰安妇”问题的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展。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目前,在二战史研究中,“慰安妇”问题是研究的一个热点和难点。随着对幸存受害妇女调查取证工作的展开以及对相关史料发掘的深入,有关“慰安妇”问题的研究取得了长足的进展。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战时日军强迫亚洲妇女作为军队性奴隶这种违背国际法和人权的暴行事实逐渐被揭露,并受到国际舆论的谴责和声讨。第二,对战时日军“慰安妇”制度的起源、管理、实施状况、危害等研究得更为深入。但是,综观目前国内学术界对该问题的研究状况,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即研究者关注的焦点仍然局限于对原“慰安妇”受害事实的陈述上和对日军性犯罪的揭露方面,而“慰安妇”在受到性伤害后的生存状态、生活境遇如何,关注、挖掘得相当不够。因此,使得目前的研究范围稍显狭窄,往往愤慨有余,理性思考不足。

这里所说的生存状态,通俗一点说,就是原“慰安妇”受到性伤害后,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包括她们结束“慰安妇”生活后的经济来源、身体状况、婚姻状况、生育状况、子女养育状况以及她们的心理状况等方面。研究的重点在于日军的性伤害对她们以后生活的影响。研究的对象不仅包括目前幸存的前“慰安妇”,还应包括在战争中、战后忍辱含垢活下来的受害妇女,虽然目前有的不健在了,但是也是研究的对象。对于前“慰安妇”生存状态的研究,不仅具有学术意义,而且具有现实的政治意义。

战争伤害罪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战争对受害者所造成伤害的持久性和延续性,这种伤害不因战争的结束而自行终止,从某种意义上看,对于受害一方,其所受伤害带来的痛苦不仅持续一生,甚至会贻害下一代。二战期间,日军在亚洲国家犯下了种种惨绝人寰的暴行,其中,有计划、有组织实施的臭名昭著的“慰安妇”制度是本世纪最残暴、最野蛮的性暴力犯罪。战争中,日本政府和军队为满足士兵的性需要和保持部队的战斗力,强行征集抓捕数以万计的亚洲妇女充当日军的性奴隶,这些受害妇女是研究和声讨日本政府和军队战争罪行中不容忽视的一个受害群体,其中,受害的中国妇女人数最多。对于战时充当日军“慰安妇”的妇女人数,目前尚未发现有明确的档案记载,学术界对此也看法不一。日本学者估计战时在日本军队中的‘慰安妇“有8万人,韩国学者认为有8—20万人,朝鲜学者认为,至少有20万人。在中国国内,有学者认为,“当时日本军队中‘慰安妇’的总人数,最高限应为30万人,最低限应为20万人……在这些日军慰安妇中,数量最多的不是朝鲜人,而是中国人”。〔①〕也有学者认为,战时日军虐使的“慰安妇“人数“不少于36万—40万人。……按国籍来分析,‘慰安妇’的主体是中国和朝鲜的女子,朝鲜‘慰安妇’的人数在16万左右,日本‘慰安妇’的人数为2万—3万人,台湾、东南亚一些地区的‘慰安妇’各有数千人,澳大利亚、美国、荷兰、西班牙、俄罗斯等国的‘慰安妇’各有数百人,而中国(大陆)的‘慰安妇’人数最多”。“中国被日军掳掠充当‘慰安妇’的人数总计在20万以上”。〔②〕虽然上述估计数字差异很大,但是共同的一点是,他们都认为中国“慰安妇“的人数最多。一位在战后协助美军处理军需情报的日本人也认为:中国“慰安妇”的数字,占日军在亚洲战场征用占领区妇女当随军妓女的67.8%,即每100个慰安妇中,就有约68名中国妇女。〔③〕由此可见,战时被日军掳掠为性奴隶的中国妇女人数相当可观。她们当中,有相当部分被日军杀害或折磨至死,只有少部分幸存下来。但是这部分侥幸活下来的妇女的命运却未因战争的结束而有所改观,相反,却带着战争留下的伤痛和耻辱忍辱含垢地活着。如果没有这场战争,她们也许会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幸福的家庭,稳定的工作,可爱的孩子……但是因为这场战争,她们从此落入了痛苦的深渊,一辈子生活在噩梦之中。

1998年3月,我曾与几位日本学者到山西省盂县采访过几位幸存下来的受害妇女。事隔50多年,当这些日本学者说着日语出现在这些受害妇女面前时,有的妇女竟吓得直打哆嗦,连头都不敢抬。可见,日军对她们心灵的伤害有多重。当中有一位姓杨的妇女,18岁就被驻守羊马山炮台的日军小队长小田看中,强行霸占为己有。从此她成为了小田的性奴隶,惨遭蹂躏。后来,好不容易才逃脱小田的魔爪。但是,她的身体受到严重摧残,精神也受到很大刺激,从此记忆时好时坏。由于这段丢人的经历,她无法在家乡呆下去,只好嫁到了南社乡。在南社乡,她生了一个孩子,可惜,由于发育不全,只活了十多天就夭折了。从此,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后来她和丈夫只好抱养了一个孩子。由于她丧失了劳动能力,全家仅靠丈夫种田维持生活。现在女儿成家了,由于负担重,也无力照顾他们。现在老两口仅靠四亩薄地,种点土豆、玉米过活。由于常常无钱买化肥,因此每年也打不了多少粮食。现在,她患有严重的头痛和妇科疾病。她的遭遇,仅仅是众多受害妇女的一个缩影。正如台湾一位学者所言,“受害者在慰安所的时间虽然只是她们数十年岁月的一小部分,但是过去的遭遇对她们的健康、婚姻、心理以及社会适应却造成难以弥补的影响”。〔④〕因此,无论从抗战史、妇女史,或是社会学、法学的角度研究“慰安妇”问题,都不能不关注她们的一生。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中国籍 慰安妇 日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