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惊心动魄的清末人口普查:引发百姓惶恐

核心提示: 妖言肆虐,骚乱频频。赣、川、苏、闽、桂、粤、滇、皖、鲁、浙乃至直隶……哪里搞调查,哪里进入紧急状态。

制定人口普查计划的肃亲王善耆

人口普查,亘古未有。

消息一出,百姓惶惶如热锅蚂蚁:这是要干什么?

妖言肆虐,骚乱频频。赣、川、苏、闽、桂、粤、滇、皖、鲁、浙乃至直隶……哪里搞调查,哪里进入紧急状态。

江苏宜兴。和桥镇时疫流行,调查员询问年龄,百姓以为是将信息开去以灵魂压镇瘟疫,一唱百和,聚集千人,蜂拥至派出调查员的鹅山学校,酿成毁学事件。

江苏吴县。传说即将有阴兵过境,入调查名册者都要被征当阴兵。百姓惊恐万状,数百人到调查员家打砸抢,包围并捣毁保存底册的自治分所。

安徽南陵。乡民认为政府将大家的生辰八字卖给洋人,供洋人筑造五百里长之铁马路,“每五尺长,即用一人顶桥梁”。游医王某信誓旦旦说自己从江苏过来,亲眼见已调查地区凡名册一送官,上册人就全家死光。名册或送去修铁路填枕木,或海塘打桩压入桩下,不拿回来,性命不保。于是围殴调查员,抢出底册。

江西丰城。百姓认为调查户口是官府灭门毒计,鸣锣聚众,在村旁挖一大洞将调查员活埋。有人甚至把调查为“征兵”再讹为“蒸兵”,说上册人都要受釜甑之苦。上高县调查员及仆从二名被活活打死。

云南昭通。传“国家拟抽收人税、树税、生男女税,故先查明人户总数”。距上海仅七八十里的浏河,乡民谓“调查户口不久将实行人口头税,遂群情惶恐”。

各地被官派充当调查员的乡绅、乡学莫名成了抛头颅洒热血的烈士。最好的情况也是如常州武阳“不知调查为何事,一遇问年龄等,疑忌多端”,将调查员拒之门外,来个“就不告诉你”。

“宪政之进行无不以户籍为依据”,在民政部尚书肃亲王善耆等立宪派贵族操持下,从1909年以来的两年里,虽民变惊心动魄,清廷仍执着推进全国人、户普查。1911年3月1日,中国首部《户籍法》终于编订完成。

    孙中山邀肃亲王参加革命党

中华大地,到底多少男女老少?

夏商以来,上述问题一直使各届中央政府心头痒痒。《后汉书》记载夏禹时全国人口为13553923人,类似答案不是哥德巴赫猜想,就是脑筋急转弯。

清初袭明制,人丁黄册数年编审一次,登记内容与事实渐行渐远。雍正年实行摊丁入亩,乾隆年停止编审户口。从此门牌任意填写,偏远处茫无门径。

“教育何以强迫,禁烟何以厉行,征兵何以定制,租税何以配赋,商工业何以振兴,概而言之,国民之权利义务何以规定,莫不以清查户口为始基。”“户籍能清,则地方盛衰,人民消长,赋税多寡,奸宄有无,皆不难周知”——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普查 人口 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