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75年中共决定释放大批国民党战犯的历史内幕(4)

核心提示: 华国锋说:毛泽东对情况非常熟悉,他自己提了一个很长的名单,问哪个人关在什么地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了如指掌。解放战争是毛泽东指挥的,哪个战役俘虏了什么人,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凡是毛泽东问的人,华国锋都派人去查了,有的早已特赦。查清情况后如实汇报。

二、293名特赦战犯住进前门饭店,10人要回台湾,成为蒋经国的烫手山芋,世界瞩目,毛泽东很满意

1975 年3月17 日下午,华国锋在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上作了说明:“这次特赦释放的战犯共293 名。其中有:蒋帮军官219 名,党政人员21 名,特务50 名;伪满战犯2名,伪蒙战犯1名。至此,在押的战争罪犯,即全部处理完毕。

“遵照毛主席的指示精神,对这次特赦释放的全部在押战犯,每个人都给公民权;有工作能力的,安排适当工作;有病的,和我们干部一样治,享受公费医疗;丧失工作能力的,养起来;愿意回台湾的,可以回台湾,给足路费,提供方便,去了以后愿意回来的,我们欢迎。释放时,每人发给新制服装和一百元零用钱,把他们集中到北京开欢迎会,由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并宴请一次,然后组织他们参观学习。”③全部释放战犯,表示中国共产党和平的意愿。西安事变后,1937 年国共为实现第二次合作进行谈判,当时共产党提出的一个条件就是释放政治犯。“政治犯”就是国民党从1927 年后逮捕、关押的共产党员。要合作,国民党要表示诚意,要释放政治犯。解决台湾问题是毛泽东晚年的主要的心愿,他希望在他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祖国统一。国民党没有提出要求,毛泽东决定特赦战犯,而且一个不留,不问改造程度,无条件地全部特赦。这是抛向蒋介石、蒋经国的一个绣球。

“愿意回台湾的,可以回台湾,给足路费,提供方便,去了以后愿意回来的,我们欢迎。” 这个政策早在1956 年周总理在全国政协二届19 次会议上就宣布过。那时海峡两岸硝烟未散,就是回去了,蒋介石也不会放过。所以没有人提出回台湾的要求。现在则不同,第一,中美关系改善,尼克松访华,中日恢复邦交,1971 年联合国通过了驱蒋案。世界各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已达99 个。台湾的外交连连受挫,空间越来越小。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政策有利于改善海峡两岸的关系。第二,美国这个世界人民头号敌人的关系都可以改善,和台湾关系改善更不在话下。战犯们思念亲人,也想回台湾。第三,台湾岛内的情况也今非昔比,发生很大的变化。1975 年4月5 日蒋介石病逝,享年89 岁。随着蒋介石的去世,光复大陆的口号黯然失色。这正是打开两岸关系的契机。

孙子兵法曰:“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毛泽东是一个战略家、军事家,永远掌握主动。虽然他身患重病,还可以出此奇招,令对方猝不及防,真伟人也。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对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实行特赦释放,并予以公民权。这个决定由最高人民法院执行。19 日《人民日报》公布了特赦决定,国内外反应强烈。

19 日早上,抚顺的战犯集中到大食堂听广播,当听到“释放全部在押战犯”的消息,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活着出去。当天,最高人民法院在抚顺、济南、西安、北京各战犯管理所召开了大会,宣布特赦名单,发放特赦释放通知书。抚顺的特赦大会在俱乐部举行,抚顺战犯管理所所长金源宣布:“我宣布,从现在开始,‘抚顺战犯管理所’撤消了,改成了贵宾招待所;‘战犯’这个称呼也不存在了,你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我们的同志,先生!”一片“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被特赦人员心情激动,纷纷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宽大。

22 日,293 名特赦战犯从抚顺、济南、西安、北京的战犯管理所来到北京的前门饭店。“四长会议”的300 人左右在这里刚结束,就住上特赦的战犯。可见共产党对释放后的战犯是一视同仁,说到做到。

23 日下午,北京饭店大厅灯火通明,从人大会堂建设好后,很少在此举行这样高规格的宴会。会场喜气洋洋。293 名被特赦释放人员全部来了,他们身上穿着新的蓝色的军便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和几十年未谋面的老熟人打招呼。大厅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参加接见和宴会的除中央、国务院各部负责人和各界知名人士外,还有前6 批特赦的在京的全国政协委员和文史专员杜聿明等,李仙洲特地从山东赶来。还有这次特赦的黄维等人的家属。

叶剑英元帅、华国锋、吴德和政协副主席茅盾、最高法院院长江华步入会议厅,特赦人员全体起立,掌声雷动,万分激动。

叶剑英元帅在会上讲话,重申了党和政府的政策。24他说:“被特赦释放的人员在北京可以到工厂、农村、学校参观访问,……你们熟悉旧社会,你们可以回顾过去,看看现在,对比一下两种社会,两种制度。”“我国人民只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把一个贫困落后的国家建设成为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再用二十多年的时间,一定能够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大家要同全国人民一道,为实现这一宏伟目标而努力奋斗。” ④

会议气氛庄严、热烈,高潮迭起,场面动人,催人泪下。黄维、文强代表特赦人员发言,他们说:“我们过去维护万恶的旧制度,疯狂反共、反人民,把中国拖到了绝境,罪恶滔天。今天我们被特赦释放,获得新生,并给予公民权和妥善安置,这只有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才有可能。我们一定不忘共产党的恩情,决心努力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认真改造世界观,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和祖国统一贡献自己的力量。”他们十分激动,一边念稿子,一边带头喊口号。会议达到高潮。

宴会的情况简报及时送给毛泽东、周恩来。毛泽东很满意,决定再给每个被释放人员增加200 元钱,100 斤粮票。现在最低生活费是300 多元时,人们想不出当时200 元的购买力有多少。那时,中国工人绝大多数是二级工,因体制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轻重工业、工种不同,在北京地区工资只有35.5 到43 元不等,学徒工第一年只有十几元。那时的200 元至少相当于现在的2000 元。而许多地区一个农民一年的口粮是430 斤,还是带皮的原粮,100 斤粮食可以够五口之家吃一个月的。

会后,特赦人员参观,会晤亲友,前门饭店人来人往,热闹非凡。4 月2 日,北京的活动结束,大部分特赦人员分散到各省市安置, 前门饭店只留下10 名报名回台湾的特赦人员,他们是王秉铖、周养浩、王云沛、蔡省三、段克文、杨南邨、张铁石、赵一雪、陈士章、张海商。他们的亲属在台湾。因为宣布是来去自由,无须讲明理由,只要报名就批准。

4 月13 日,这10 人高高兴兴登上南下的飞机。14 日由深圳到香港,中国旅行社香港分社安排他们住在兰宫饭店和帝国酒店。他们除忙于接待记者采访外,纷纷给台湾的子女、旧部打电话,告诉他们,已到了香港,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回台湾团聚。他们的行踪、言论、顿时成为海峡两岸关注的热点,成为全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

毛泽东看到各方报纸的报道、评论,十分满意,自然对主管此事的华国锋更加信任。7 月14 日,毛泽东在和江青谈文艺政策调整时,特意谈到此事说:“释放俘虏放得好,国民党怕得很。”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