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解密:毛泽东 毛泽民 毛泽覃三兄弟与苏区秘密金库

核心提示: 随着毛主席警卫员、已故红军长征老干部吴吉清著的《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一书的出版,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秘密金库呈现于世人面前。书中记载的中央苏区国家银行秘密金库真实地反映了当年中央苏区的毛泽东、毛泽民、毛泽覃三兄弟如何保护、管理打土豪筹得的金银等物资,

随着毛主席警卫员、已故红军长征老干部吴吉清著的《在毛主席身边的日子里》一书的出版,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秘密金库呈现于世人面前。书中记载的中央苏区国家银行秘密金库真实地反映了当年中央苏区的毛泽东、毛泽民、毛泽覃三兄弟如何保护、管理打土豪筹得的金银等物资,以保障中央苏区机关正常运转及支援红军前线打仗。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石城县横江乡张坑村烂泥坑等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秘密金库,对红军队伍的生存、发展和壮大所起的巨大作用及其在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地位。

毛泽东,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亲自选定秘密金库地址

红军长征老干部,时任红四军政治部事务科科长孙鹤一,于1969年7月3日在湖南长沙接受石城县人武部军代表、石城县革委会宣委办公室同志的采访时说:“1932年8月,宁都会议后,毛主席从瑞金叶坪经横江去了石城烂泥坑视察地形,毛主席从石城回来后,就确定那地方为大后方,中央的一些金银物资和打红石寨缴获的不少胜利品都运到烂泥坑,因这时段我在政治部任科长,所以清楚,但派什么人去看就不清楚。”

吴吉清于1969年6月20日,在呼和浩特住处接受石城县人武部军代表、石城县革委会宣委办公室同志的采访时说:“1932年8月,宁都会议后,毛主席到石城烂泥坑视察过地形,我们在那里放有现洋、金银、大印、汽油作为中央的重要仓库。1932年冬放在那里,准备反第四次‘围剿’时作大后方。1932年冬,毛主席最早的警卫员廖治新在那里看守。第二年过了春节,毛主席派了我和李德生去看守,廖治新到瑞金九堡看守另一个仓库。那时有很多东西运来,每天一二百担。在攻克红石寨后,毛泽民同志指示,壬田寨的一些东西运往烂泥坑。1933年5月间,我离开了烂泥坑,上半年回沙洲坝。”

早在1932年4月,红军组成东路军攻下漳州时,缴获了国民党军100多万现洋。如何保管好这批款子,毛泽东十分重视,回到瑞金叶坪后,他立即找来大弟毛泽民商量:攻打赣州时国库就空了,红军的命根子快没了。现在缴获了这么多的金银,放在叶坪这几个平民房子里目标大、不安全,敌人的飞机常来轰炸,应尽快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不到万一决不轻易动用这批金银元。毛泽民问道:什么地方好呢?毛泽东沉思片刻,忽然手一拍桌子说:“与长汀、瑞金交界处的石城南部横江这个地方好。这个地方群众基础好,是全红县、全红区,进退都方便,尤其是离瑞金叶坪40公里不到,还有一条古驿道,目标不易被敌军侦察,更不受地方靖卫团骚扰。走路快的话两个多小时就可以赶到。我已经到过石城五次了:第一次是1929年3月7日至8日,我与朱军长率红四军转战赣南、闽西来到石城,就感到石城群众淳朴、勤劳、勇敢,我们把在石城打土豪筹得的银子3000多元,2/3都分给了贫苦农民。第二次是1930年6月22日,红军第四、第十二、第三军在福建长汀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我任一军团总政委,25日率红军部队从长汀出发向长沙进军,抵达石城南部的龙岗。第三次是1931年7月12日。第四次是1931年10月22日。第五次是1931年12月中旬,从瑞金来石城部署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起义后的整编问题。”说到这里,大弟毛泽民打断大哥的话:“既然你这么了解石城,那就把国家银行秘密金库设在石城横江,具体位置我们抽个空去现场察看。”

1932年8月的一天,毛泽东与毛泽民率警卫连的战士来到石城南部视察地形。在察看了龙岗水庙、绿水与横江张坑、珠玑之后,经比较,觉得横江张坑烂泥坑更具隐蔽性,进退更方便。站在此山顶上,可看到瑞金的叶坪、长汀的古城,是一个较为理想的地方。毛泽东当场拍板,确定横江张坑村烂泥坑为国家银行秘密金库所在地。并说利用山上的天然山洞和寮房,再简单修膳一下就可正式使用了。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