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的“水至清则无鱼”让罗瑞卿疑惑至死

核心提示: 毛泽东一生手不释卷,读过大量的古书。他对古书理解之深、涉猎之广,令人惊叹。尤为妙绝的是,他经常从古书中汲取灵感,指导现实的斗争。对此,他称之为“古为今用”。在他的倡导下,我国史学界“古为今用”之风,盛行一时。

本文原载于《历史学家茶座》,原标题为“毛泽东让他们读古书”

毛泽东一生手不释卷,读过大量的古书。他对古书理解之深、涉猎之广,令人惊叹。尤为妙绝的是,他经常从古书中汲取灵感,指导现实的斗争。对此,他称之为“古为今用”。在他的倡导下,我国史学界“古为今用”之风,盛行一时。

毛泽东不仅自己读古书,还劝说和指导身边的人读。他让人读的书,含义深邃,读的人有的能理解,有的则不甚了了,甚至作了错误的解读。笔者推敲了几例,试陈一孔之见,就正方家。

水至清无鱼

据罗点点回忆,1938年在延安凤凰山下的窑洞里,毛泽东送给罗瑞卿两句话:“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两句话见于《大戴礼记》和《孔子家语》,但毛泽东要罗瑞卿读的却是《后汉书·班超传》。

知父莫如其女,点点说她父亲“实际上从没有搞懂过这句话,他根本不明白,为人处世怎么能够水不清,一旦清又如何做到不至清”。罗夫人就更有意思了,——“妈妈说,有好长时间,她和爸爸都想不透毛泽东这两句话中,到底是表扬的成分多,还是批评的成分多”。

显然,罗瑞卿是认为表扬的成分多,因为他在给郝治坪写情书时,落款便是“洛水清”。他是以“官清如水”而自豪呢!直到1965年12月,罗瑞卿在上海挨整,他才又想起了毛泽东送他的两句话。点点说:“‘文革’后,我不止一次注意到,当提出类似毛泽东为什么会整罗瑞卿这样的问题时,爸爸总会直接或者间接地提到这两句话。”然而,罗家人始终想不明白:“清清洛之水,为什么如此难保清洁?”经过一番深思,点点似乎悟出了一点道理:当毛泽东自己水很清时,水清就是优点;当他希望水浑一点的时候,水清就成了缺点。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罗瑞卿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