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上海1952年禁娼事件始末:妓女改造后收到求爱信(4)

核心提示: 有意思的是,妓女改造从1953年为社会所知后,有一些青年男子写来求爱信,要求教养所为他们介绍对象。干部们也确曾因一封情辞恳切的求爱信,促成过好姻缘。

杨洁曾回忆,她们首先改变了娼妓们的作息,并让她们在干部的言传身教中,学会简单劳动。她说,一开始干部们抬着大桶给学员打饭,后来她们觉得不合适了,慢慢自己抬。再过了两天,她们自动洗去了脂粉。

教养所最初也是强制劳动,主要是抬石子、修操场,每天8小时,但效果并不好,很多人借口生病上厕所溜号。

干部们决定换个法子。根据个人爱好和身体条件,学员们可以选择摇纱、织袜、织毛巾、缝纫等,这一来,劳动积极性大大提高。

工会赠送的手摇织袜机,给这些曾经的娼妓们带来了快乐和新生的勇气。

管教干部们回忆,大家都很拼命地摇,一方面为了表现自己,一方面也有自赎的心情。

这些产品,后来被取名为“新生牌”,有袜子,也有毛线,由上海百货公司统一收购,全国很多地方都能见到。

1953年,上海庆祝五一劳动节大游行,有一个方队全是年轻姑娘。她们手中举着的标语写着8个字:上海市妇女教养所。

这一年临近春节时,教养所走出了第一批学员,19个人被几个大工厂录用为工人,这在当时,足以令人骄傲。

青年男子写来了求爱信

1955年是妇女教养所安置出所人数最多的一年,一共安置了1948人。有的人去了皖南国营农场,有的去了甘肃参加农业生产合作社。最热闹的还是900多人去了新疆,参加了建设兵团。

教养干部们说,这些学员走的时候都很开心,佩着大红花,被敲锣打鼓送到火车站。离开繁华之都,这些身世特殊的女子,在遥远的新疆跟建设兵团的战士们结婚生子。

当年最年轻的教养干部杨秀琴回忆说,教养院里有些没成家的干部,也去了新疆。不过,到新疆以后,学员和干部的来往就很少了。

有意思的是,妓女改造从1953年为社会所知后,有一些青年男子写来求爱信,要求教养所为他们介绍对象。干部们也确曾因一封情辞恳切的求爱信,促成过好姻缘。

几位新华社的记者来到上海,寻访了一些走出教养所的学员,拍了一组题为“会乐里的新生”的照片。这组照片里,可以看出有的人当了工人,有的人组成了幸福的家庭。

这几张照片成了现存档案中对这群特殊女子的最后记忆。

50年前妓女们集中的新旧会乐里,现在已经建起了时髦的大商厦;而通州路418号,则是正在施工的商品房工地。旧时烟花,恍成传说。 

   本文摘自《政府法制》2009年第15期  作者:龙婧  原题为:上海1952年禁娼事件始末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