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上海1952年禁娼事件始末:妓女改造后收到求爱信(3)

核心提示: 有意思的是,妓女改造从1953年为社会所知后,有一些青年男子写来求爱信,要求教养所为他们介绍对象。干部们也确曾因一封情辞恳切的求爱信,促成过好姻缘。

1951年11月25日晚,上海市公安局下令正式关闭残存妓院,505名妓女被送进了教养所。

10个月后,上海展开了第二波针对私娼的清理活动,940名暗娼也走进了通州路418号。

珍贵的青霉素

穿着旗袍、画着浓妆、哭泣着的娼妓们,在这里,与穿着土布军棉服的杨洁曾和她的同事们相遇了。

头一件事是动员和诉苦大会。干部们根据土改时期的宝贵经验,认为通过诉苦,可以让学员们认识自己的苦难,拉近与教养干部的距离。

但最初她们却并不领情。转任民政局局长的曹漫之有一次去妇女教养所开动员大会,500多名妓女在下面。他一进去,就有一个妓女站起来说:“姐妹们,哭!”全场妓女随之号啕,哭了两个多小时。

在民警将妓院主、老鸨等人押上台,宣布她们被逮捕、劳教时,妓女们开始有了变化。一个叫陈翠英的女子第一个走上台,控诉妓院老板将自己骗入妓院、强迫卖淫,还将自己的姐妹罚跪在碎玻璃上,最终活活流血而死的事情

一个个妓女开始控诉曾经的苦难。她们中,有长了杨梅大疮而被老板用烙铁烙的,有被逼着吃蝌蚪打胎的说着说着,台上台下哭声一片。

管教所的女干部们,也在落泪。

医生们给这些女子检查身体,发现她们中94%患有梅毒、淋病等性病,还有不少人有肺结核、心脏病。

治疗性病最有效的药品是青霉素,而当时的新中国还不能自产,由于西方封锁也无法进口,只有从国民党那里缴获的为数不多的一些,还预备留给负重伤的抗美援朝志愿军。曹漫之向陈毅汇报时,陈毅沉吟半晌,亲笔手令各解放军纵队后勤卫生部,把青霉素集中起来,先供妇女教养所使用。

很多原本不服管教的娼妓们,在听说政府用比黄金还贵的青霉素为自己治病时,都不再说一句话。

“新生牌”

娼妓生活使这些女子们失却了尊严。嬉皮笑脸,拉拉扯扯,让人轻不得重不得。她们中有些人,甚至连一块手帕都不会洗。

劳动,是这些人获得尊严和新生最关键的一步。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