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上海1952年禁娼事件始末:妓女改造后收到求爱信

核心提示: 有意思的是,妓女改造从1953年为社会所知后,有一些青年男子写来求爱信,要求教养所为他们介绍对象。干部们也确曾因一封情辞恳切的求爱信,促成过好姻缘。

核心提示:有意思的是,妓女改造从1953年为社会所知后,有一些青年男子写来求爱信,要求教养所为他们介绍对象。干部们也确曾因一封情辞恳切的求爱信,促成过好姻缘。

1952年9月25日晚上,对上海最后的940名暗娼来说,是个不眠之夜。

这天,她们被上海市公安局的民警送进了通州路418号,专门改造娼妓的妇女教养所。

劳动教养所有1000多平方米,门口并没有哨兵,只有两个门房。白天,这里的大门是敞开的,走进去是一个大广场,可以同时容纳2000人活动。正中高耸着5米高、2.5米宽的大牌子,红字标语很醒目:“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广场两边还新建了4个庭园,一个是干部办公室和宿舍,其余3个是专门为接受改造的妓女们准备的。每个庭园有10间房子作宿舍,每间28张双人叠床,还有活动室。

庭园前面有劳动改造的工厂,后面则是厕所、图书馆、文娱活动室和医务室。

10个月之前,上海市人民政府正式下令封闭所有妓院。这群特殊女子的新生,从此开始。

要不要立刻禁娼

1917年,英国社会学家甘博耳对世界8大都市的公娼人数和城市总人口之比作了调查,上海为1:137。1947年国民党实行公娼制度后,上海妓女业更盛,娼妓总数过10万。

前临福州路、北靠汉口路、东邻云南路、西接西藏路的新旧会乐里,是旧上海有名的红灯区。老一辈上海人都记得,100多家妓院林立的四马路(现福州路),每到晚上,霓虹灯就闪着妓女的名字和电话。

1949年5月初,南下的解放军在丹阳驻扎,为接管上海做准备。时年36岁的曹漫之,是军管会财物接管副主任。

对都市生活完全不了解的干部们,在丹阳接受了各种知识培训。他们总结出了3个工作重心:一是青红帮流氓集团;二是各种社会腐败组织;三是构成冒险家乐园的各种集团性的社会黑势力,包括娼妓、舞女等。

其中,娼妓改造被视为最困难的步骤。因为,这是最底层、最苦难的阶层,又浓缩了最为复杂、卑贱的人性。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