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杨开慧托孤信

杨开慧托孤信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原标题:杨开慧托孤信

杨开慧托孤信手稿

一弟:

亲爱的一弟!

我是一个弱者仍然是一个弱者!好像永远都不能强悍起来。我蜷伏着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我颤慄而寂寞!在这个情景中,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我的依傍,你如(于)是乎在我的心田里,就占了一个地位。此外同居在一起的仁,秀,也和你一样——你们一排站在我的心田里!我常常默祷着:但愿这几个人莫再失散了呵!

我好像已经看见了死神——唉,它那冷酷严肃的面孔!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而且可以说是我欢喜的事。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呵,我有点可怜他们!而且这个情绪,缠扰得我非常利(厉)害——前晚竟使我半睡半醒的闹了一晚!我决定把他们——小孩们——托付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长存,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叔父,是有很深的爱对于他们的。倘若真的失掉一个母亲,或者更加一个父亲,那不是一个叔父的爱,可以抵得住的,必须得你们各方面的爱护,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然地生长,而不至于受那狂风骤雨的侵袭!

这一个遗嘱样的信,你见了一定会怪我是发了神筋(经)病?不知何解,我总觉得我的颈项上,好像自死神那里飞起来一根毒蛇样的绳索,把我缠着,所以不能不早作预备!

杞忧堪嚎,书不尽意,祝你一切顺利!

杨开慧

一九二九年三月

这是杨开慧1929年3月写给堂弟杨开明的一封信,表达了自己为革命牺牲生命的坦然自若,同时谈了对亲人的牵挂,请亲人在自己遭遇不测时照顾孩子。原信中有错字,整理时,改正的字用括号标明。信中仁、秀,指杨开仁、杨开秀,杨开慧的堂妹;小孩们,指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叔父,指毛泽民,毛泽东的弟弟,即毛岸英的叔父。

写这封信时,杨开慧已经有一年多没有毛泽东的音讯。白色恐怖中,敌人到处搜捕,在长沙已经有多位共产党人惨遭敌人的屠刀。杨开慧强烈预感到不测,带着对丈夫的挂念,带着对孩子的操心和不舍,写下这封类似遗书的文章。这封家书,非常耐读。全文情真意切,如泣如诉,催人泪下,既对死亡等闲待之,又诉说了对亲人的无尽思念。

信的开篇情感涌动,流露出女人软弱的一面。杨开慧写道:“我是一个弱者仍然是一个弱者!好像永远都不能强悍起来。我蜷伏着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我颤慄而寂寞!”她把能联系上的亲人一弟、堂妹杨开仁和杨开秀当成最后的依傍。紧接着,笔锋急转直下,杨开慧表现出了革命者的英雄本色。她写道:“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而且可以说是我欢喜的事。”对死亡的这份超脱,远远超出了一般女子的心态和作为,体现出的是革命志士的坚定和勇敢。如此视死如归的慷慨悲歌,足以傲视人间千难万苦。当真切感到死神接近时,她最放心不下的是3个年幼的孩子——岸英、岸青和岸龙。对于嗷嗷待哺的幼儿,她是那么挚爱,那么不舍。她为弱小孩子的命运揪着心,言辞万分恳切:“我总觉得我的颈项上,好像自死神那里飞起来一根毒蛇样的绳索,把我缠着,所以不能不早作预备!”为了照顾孩子,她恳请开明、开仁、开秀等能在自己身后给予孩子们更多的爱。她预料中的不幸,终于在1930年10月24日降临。这天凌晨,杨开慧在家中被捕。在狱中,她拒绝退党并坚决反对声明与毛泽东脱离关系。11月14日,杨开慧从容走向刑场,英勇就义。

这封信并没有寄出。当时,形势非常险恶,收信和寄信的行为,必然会增加被敌人发现的危险。这封“遗嘱样的信”写好后,只能藏匿在故居老宅的墙缝中。这曲感人的红色悲歌,不能直达收信人,只能隔空给后人留下感叹。在革命战争的艰苦岁月中,无数共产党人不仅自己抛头颅洒热血,而且还引领亲人共同踏上革命征程,全家人都为党的事业流血牺牲。毛泽东一家,为革命事业贡献了毛泽建、杨开慧、毛泽覃、毛泽民、毛楚雄、毛岸英等多位亲人的生命,不愧为中国红色家庭的楷模。杨开慧出身于长沙书香门第,是闻名三湘的大学者杨昌济的掌上明珠,她不仅是毛泽东早年的革命伴侣,也是一位贤妻良母,还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女党员之一。在毛泽东情感生活中杨开慧占有重要位置,是毛泽东风华正茂时浪漫爱情的另一半,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1957年5月,毛泽东接到杨开慧的同窗好友李淑一怀念柳直荀烈士的一首词后,当即和了这首词。词中,毛泽东痛快淋漓地抒发了对杨开慧的无限思念和深情礼赞。读了这封信,了解了杨开慧的高尚人格和英勇不屈的革命事迹,就能深刻理解毛泽东心中“骄杨”的含义和分量。从信的字里行间,我们依稀看到了杨开慧美丽面容上流露出的坚定沉静气质,她柔弱身躯里迸发出的强大精神力量,永远令人敬佩,让人怀念。(富力)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杨开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