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宋美龄为何拼死保护张学良?两人关系大揭秘

核心提示: 1936年12月12日,在中华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张学良将军和杨虎城将军以爱国的赤诚之心,毅然发动西安事变,逼蒋介石抗日,为结束十年内战、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实行全民抗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成为令世人景仰的千古功臣。众所周知,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同谋杨虎城,事后被撤职留任,

1936年12月12日,在中华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张学良将军和杨虎城将军以爱国的赤诚之心,毅然发动西安事变,逼蒋介石抗日,为结束十年内战、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实行全民抗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成为令世人景仰的千古功臣。众所周知,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同谋杨虎城,事后被撤职留任,但最后也与张一样被软禁。1949年国民党政府败退台湾前,蒋介石为了灭口,亲自下令毛人凤,在重庆“中美合作所”杀了杨虎城全家。张学良之所以能躲过一劫,是多亏宋美龄充当了他的保护神。

张学良晚年,曾这样对史学家唐德刚说:“我没死,完全是蒋夫人保的。依蒋先生的意思,是要把我枪毙的。这情况我原先不知道,但我后来看到一个东西,这是美国的一个名叫约翰的公使写的文章,有朋友抄下来,拿给我看。上面说,宋子文警告蒋介石,对蒋先生说,你要是对那个小家伙有不利的地方,—当年,他们都喜欢称我为小伙子,宋子文说,那我就把你的内幕都公诸于世。他这句话很厉害。我认为蒋夫人是我的知己,她称我为绅士,她对蒋先生说,西安事变,他不要钱,也不要地盘,要的是牺牲。你要杀他,那我就走开!是蒋夫人保护了我,我很感激她。”

张学良沦为阶下囚,宋美龄深感内疚

1936年12月12日凌晨,蒋介石在西安骊山的一个小山洞被张学良的部下活捉之后,就料定自己必死无疑,当即写下了一份“遗嘱”式的电文:

美龄吾妻:余决心殉国,经国、纬国吾子即汝子,望善视之。蒋中正。

蒋介石将电文交张学良转发,张学良看罢,思忖良久,决定先致电宋美龄。电文如下:

蒋夫人赐鉴:

学良对国事主张,当在洞鉴之中。不意介公为奸邪所误,违背全国公意,一意孤行,致全国之人力、财力,尽消耗于对内战争,置国家民族生存于不顾。学良以待罪之身,海外归来,屡尽谏诤,率东北流亡子弟含泪剿共者,愿冀以血诚促其觉悟。此次绥东战起,举国振奋,介公以国家最高领袖,当有以慰全国殷殷之望,乃自到西北以来,对于抗日只字不提,而对青年救国运动,反横加摧残。伏思为国家为民族生存计,不忍以一人而断送整个国家于万劫不复。大义当前,学良不忍以私害公,暂请介公留住西安,妥为保护。耿耿此心,可质天日,敬请夫人放心。如欲来陕,尤所欢迎。此间一切主张,(以)文电奉闻。挥泪陈词,伫候明教。

张学良叩

西安事变发生时,宋美龄正在上海。接到张学良电报后,她于13日晨赶回南京。其时国民政府诸要员极为惊恐,已乱作一团,出现了讨伐派与主和派的对立局面。她为蒋介石的安全着想,认为武力讨伐“非健全之行动,余个人实未敢苟同,因此,立下决心,愿竭我全力,以求不流血的和平与迅速之解决。”她于早8时,即电告张学良,拟派张学良的外籍友人、蒋介石的顾问端纳飞往西安,作为双方的调停人。

14日下午,端纳飞抵西安,带来了宋美龄给张学良和蒋介石的信各一封。在给张学良的信中,她希望他能顾全与蒋介石的公私关系,顾全国家大局,予以考虑。在给蒋介石的信中,她则明确表示:“在可能和必要的时候,我愿意亲自去西安一趟。”当端纳的西安之行给宋美龄带来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曙光时,她就决定亲赴西安。22日下午4时,她和宋子文乘坐的飞机在西安机场降落。出乎她意料的是他们一下飞机,就受到张学良和杨虎城的热情欢迎,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她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飞机刚停,张学良第一个登机迎了上来。其状甚憔悴,局促不安,面有愧色。我仍以常态与之寒暄。”离机时,我以不经意的语气请他不要让他的部下搜查我的行李,以免弄乱了不易整理。他听后一怔,立即答道:“夫人哪里话,我怎么敢那样做。”尽管如此,蒋介石对于宋美龄的突然到来,却仍感“惊讶万分,如在梦中”。他后来在《西安半月记》中这样描述与妻子劫后重逢的情景:“我前几日曾再三叮嘱子文,劝妻子万万不可到西安来,没想到她竟然身冒万险入此虎口。我感动至极,悲咽流泪,不可言状。妻子强作欢颜,但我却更增忧虑。……我怎能忍心让她牺牲于这座危城之中呢?”

宋美龄见到蒋介石后,劝他不应轻言殉国,应珍惜生命,为国家努力,并私下交换了有关如何谈判的看法。蒋介石虽赞同就张学良、杨虎城和周恩来提出的以八项政治主张为基础进行和谈,但却说他不能直接参加谈判,而由宋氏兄妹作代表出席,并且他将不在协议上签字,但他将以“领袖人格”来担保实现。宋美龄随即带着蒋的指示,去见张学良,批评他此项行动太莽撞,并希望张学良尽快收拾“危局”,送蒋回家。张学良向她表示,他绝无伤害委员长的意思,而且一不要钱,二不要地盘,只要委员长同意抗日,签不签文件都可以。他个人亟愿恢复委员长之自由,但此事关系者众,杨虎城及其部下提出释放蒋的条件,是要求蒋必须在协议上签字。在此情况下,为争取蒋介石早日获释,宋美龄不得不去求助于中共代表周恩来。23日和24日,她与周恩来作了两次长谈,希望周做劝说杨虎城的工作,使杨同意早日释蒋。周在阐明中共和平解决事变的主张后,表示同意。与此同时,经过宋氏兄妹代表蒋介石与张、杨、周的两次谈判后,蒋介石基本同意了西安方面的六项条件。

25日上午,张学良告诉杨虎城和周恩来,他将释放蒋介石,并且亲自送他回南京。杨虎城仍不同意释蒋,与张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不欢而散。未料,下午两点过后,张学良打电话请杨虎城立即赶赴张公馆,神色紧张地对杨说:“现在不走不行啦!夜长梦多,不知会出什么大乱子。我今天决心亲自送蒋走。我想在几天内就可以回来的,请你多偏劳几天。假如万一我回不来,东北军今后即完全归你指挥。”杨虎城为之愕然。但事已至此,为顾全大局,他亦不便反对,只是力劝张说:“放他就足见你我之真诚,送他实在是使不得啊!”但张仍不改初衷,当即与杨分乘两辆汽车,陪同蒋介石、宋子文和端纳,秘密驰向西郊机场,行动非常匆忙,连周恩来也没有通知。周恩来听孙铭九报告此情况后,也十分惊愕,立即和孙乘车赶往机场,想劝张不要亲自送蒋去南京,可为时已晚。望着已腾空而起的飞机,周恩来无奈地感叹:“唉!张汉卿就是看《连环套》那些旧戏看坏了,他不仅要‘摆队送天霸’,而且还要‘负荆请罪’啊!”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