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九·一三”事件鲜为人知的十大谜团内幕

核心提示: 当然,林彪专机选择的迫降方向是从北向南,而不是它的飞行方向从南向北。但仅凭这一点并不能说明林彪飞机正在返回的路上。因为飞行员需要在迫降场重新建立航线。

资料图:1971年9月13日,中国驻蒙古大使馆二等秘书孙一先在坠机现场拍摄的林彪尸体。1971年9月13日,中国驻蒙古大使馆二等秘书孙一先在坠机现场拍摄的林彪尸体。

谜团之一

9月12日13时,毛泽东南巡突然回到北京

毛泽东为什么要问北京是否安全?

毛泽东身体好时每年都要外出,返程一般在9月底。但1971年那一次南巡,毛泽东8月15日出发,却提前半个多月返回北京。这一举动十分反常,以致于在北京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周恩来都非常吃惊。

9月12日13时10分,毛泽东专列驶入北京丰台站,他把掌握北京军政大权的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北京军区第三政委纪登奎、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吴德、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召到专列谈话。他首先和李德生确认北京是否安全。谈话结束后,毛泽东让李德生在南口布置一个全副武装师,守株待“兔”。当时军队调动权在毛泽东手里,林彪调不了军队,调一个排也要毛泽东批准。

15时36分,毛泽东专列从丰台站开出,16时05分抵达北京站。毛泽东专列从来没有白天进北京,本来毛泽东打算在济南召见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中办主任汪东兴打电话一问,杨得志下部队了,于是,专列在早5时抵达济南停车50分钟后,直接开回北京。

毛泽东的理发师周福明回忆:“9月12日晚上,南巡刚回来的主席吃过饭就睡下了。往常总理来之前都要事先通知,这次匆忙闯来,又神态严肃,我凭着多年来在主席身边工作的经验预感到出了大事。总理对我说,快把主席叫起来,有事向他汇报。不一会儿,总理出来了,对我们说,林彪要逃跑了,其他情况目前还不清楚,为了主席的安全,必须马上转移。屋里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我迅速收拾东西。汪东兴告诉我,在保证主席需要的情况下,轻装上阵,做好打仗的准备。”

中央警卫团立即部署警戒,中南海随之完成临战准备。

毛泽东为什么认为北京不安全?

难道毛泽东已经得知空军司办副主任周宇驰说“轰炸中南海”的话,所以一定要在天黑后进中南海?

中央警卫局副局长邬吉成回忆:“中央警卫团成立了高射机枪和高炮大队,分在两处,一处设在故宫西华门角楼,一处设在钓鱼台国宾馆南。钓鱼台布置好了,但高射机枪根本弄不上角楼,只好拉倒。”“9月12日午夜我睡了,汪东兴亲自打电话,说中南海已经进入一级战备,你负责立即布置钓鱼台的一级战备。我马上组织以假山为掩体,架起机枪,并迅速挖好工事,桥头设置钉板路障,阻断各楼之间的路径,天亮才搞完。”       

毛泽东南巡为了“敲山震虎”

1970年庐山会议后,林彪不写检讨,也没有动静,甚至叫“黄吴李邱”(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不要再找他,而林彪的儿子、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林立果却在南方十分活跃。情报源源不断到了毛泽东那里,他连着“三板斧”:“甩石头”,开展“批陈(伯达)整风”;“掺沙子”,增加军委办事组成员;“挖墙脚”,改组北京军区。毛泽东南巡时说,批陈整风汇报会,发了五个大将的检讨,都认为问题解决了。其实庐山这件事,还没有解决。他们要捂住,连总参二部部长一级的干部都不让知道,这怎么行呢?汪东兴回忆:“中央先后召开了华北会议和批陈整风汇报会,都没有很好地解决问题。??毛主席南巡,想推动这个问题得到深入的解决,以加强党内的团结。毛泽东自己说他南巡目的,就是学陈伯达到处游说”。

1971年8月15日13时,毛泽东抱病乘专列从北京出发,仅带汪东兴等几个人,可是警卫庞大。随卫的中央警卫团干部中队100余人,由中队长陈长江负责,全部双枪、手枪加自动步枪,另外还配有轻机枪。毛泽东走前特别问陈长江,枪里有没有子弹?

8月16日,根据毛泽东指示,周恩来、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张春桥、北京军区第二政委纪登奎、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前往北戴河向林彪汇报工作,分别谈了宣传、常务、生产、军事等。汇报结束后,周恩来说,毛主席提议,党中央决定国庆前后召开九届三中全会,然后开四届人大。这番话对林彪震动很大:九大前召开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不就把刘少奇抛出来了吗?九届三中全会是不是要把林彪抛出来呢?

就在周恩来向林彪汇报的同一天,毛泽东专列抵达武昌车站,并当即召见武汉军区政委刘丰谈话,提出“不要搞阴谋诡计”。次日,毛泽东召见河南省革委会负责人刘建勋等,刘丰也在座,毛泽东说:“这次庐山会议,他们搞突然袭击,地下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纲领的。这就是反对九大路线,推翻九大二中全会的三项议程。有人看到我年纪老了,快要上天了,他们急于想当国家主席,要分裂党,急于夺权。这次庐山会议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

刘丰从来没有看到过毛泽东谈到庐山会议时那种严厉的表情。毛泽东说,什么“大树特树”,名曰树我,不知树谁,说穿了是树他自己。什么人民解放军是我缔造和领导的,林彪亲自指挥的,缔造的人就不能指挥呀?我就不相信你黄永胜能够指挥解放军造反,军下面有师、团,还有司政后机关,你要动军队干坏事,听你的吗?毛泽东叮嘱刘丰谈话内容不要传达,尤其对北京要绝对保密。从8月18日到24日,毛泽东闭门不出。他在考验刘丰,看他会不会把谈话内容透露给林彪。刘丰曾是武汉空军政委,“文革”初期林彪曾与刘丰、曾思玉有一番讲话,被印成文件。不过,刘丰始终没有透露谈话内容,直到9月6日,副总参谋长李作鹏陪朝鲜人民军代表团访问武汉,刘丰到车站迎接,才告诉了李作鹏。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