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是毛泽东搞“文革”的铁杆支持者(7)

核心提示: 毛泽东在那个时候比较信任江青,认为她在发动“文化大革命”过程中有功一开始,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还是比较困难的。

他在北京五月会议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事情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们打得粉碎了,何况我们呢?我劝你也要注意这个问题,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经常想一想自己的弱点、缺点和错误。这个问题我同你讲过不知多少次,你还记得吧,四月在上海还讲过。以上写的,颇有点近乎黑话,有些反党分子,不正是这样说的吗?但他们是要整个打倒我们的党和我本人,我则只说对于我所起的作用,觉得有些提法不妥当,这是我跟黑帮们的区别。此事现在不能公开,整个左派和广大群众都是那样说的,公开就泼了他们的冷水,帮助了右派,而现在的任务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还要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尔后还要多次扫除,所以我的这些近乎黑话的话,现在不能公开,什么时候公开也说不定,因为左派和广大群众是不欢迎我这样说的。也许在我死后的一个什么时机,右派当权之时,由他们公开吧。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要倒霉了。

中国自从1911年皇帝被打倒以后,反动派当权总是不能长久的。最长的不过二十年(蒋介石),人民一造反,他也倒了。蒋介石利用了孙中山对他的信任,又开了一个黄埔学校,收罗了一大批反动派,由此起家。他一反共,几乎整个地主资产阶级都拥护他,那时共产党又没有经验,所以他高兴地暂时地得势了。但这二十年中,他从来没有统一过,国共两党的战争,国民党和各派军阀之间的战争,中日战争,最后是四年大内战,他就滚到一群海岛上去了。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有些地区(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机关(例如北大、清华),盘根错节,顷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久未通信,一写就很长,下次再谈吧!”

综观毛泽东一生,给私人写信,从来没有这样长过。归根到底,这封信从性质上看,不是一封写给私人的信,而是表达他的政见的一种特殊方式。毛泽东这封信中重要的内容,是告诉江青如何看待目前的“乱”的问题。他此时已经形成了“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的思路。这是他反复思考后得出的结论。一句话,毛泽东是要打乱旧的秩序,摧毁中国产生修正主义的社会基础,建立一种能够保证无产阶级政权不改变颜色的新的社会秩序。他认为,目前我们搞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为了做到这一点而进行的“一次认真的演习”。为了从根本上打倒“修正主义分子”,他不惜违心地同意下发林彪的对他搞个人崇拜的讲话。他自己说,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这样做。几天后,已经70多岁的毛泽东用畅游长江的举动,表示了他敢于经受全国大乱这样一种风浪的决心。可见,毛泽东在1966年7月8日给江青写信的根本目的,就是把已经形成的搞“文化大革命”的思路,告诉江青等这些所谓“左派”,鼓励他们放手搞“文化大革命”,同时也告诉江青等人,他也不赞成某些“左派”(主要指林彪等——笔者注)的一些做法,与某些“左派”是有界限的。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