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张爱萍将军怒斥:说我是邓的干将是对我的侮辱

核心提示: 张胜同志寄来他的大著《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我翻来复去地读,在书上不知画了多少杠杠。书里的情节,常常袭入我的梦境,令我不能安眠。这本近500页的书,深深地吸引了我,更震撼了我。

张爱萍:说我是邓小平的四大金刚是对我的侮辱!

张爱萍将军

张胜同志寄来他的大著《从战争中走来--两代军人的对话》。我翻来复去地读,在书上不知画了多少杠杠。书里的情节,常常袭入我的梦境,令我不能安眠。这本近500页的书,深深地吸引了我,更震撼了我。

张胜的父亲,是张爱萍将军。张胜曾任总参某局局长,他写这本书,既是为父亲写史,更是为大时代写史。

初看书名,像是报告文学,但实际是一本极严肃的张爱萍将军的传记。虽是人物传记,写法上却与传统的传记颇有不同。通常的传记,一般都是只记传主之事,作者极少出现在传记情节中。但此书却常有张胜当面向张将军提问的情节,作者也融入了传记;通常的传记,主要是记史实,作者较少发议论,司马迁写传记,议论只有“太史公曰”那几句话。但张胜在书中常常激情四溢地发议论,议论又常具有思辨性。这种传记写法,以前未见,可谓创体。文体本由人定,文成法立,过分拘泥于传统文体会限制人的思想。张胜这本传记,因采用了创造性写法而获得了很大的自由度。

张胜在序言里说,为写这本书,他请父亲系统地谈了对人生,对一些重大问题的看法。因之,书里留下大量的张将军的答问录。这些答问录,都是极珍贵的史料,成为后人研究党史军史的第一手材料。张胜用“访谈”来的材料写传记,这本传记便有了“口述史学”的性质和特点。看着书里那些张将军忆往说故的文字,好像又回到当时的历史场景中,仿佛又看到了活着的张将军。的确,还有哪种传记材料,比传主自述自己的历史和发表对历史的看法,更能让人了解传主生平和看出传主的思想呢?张胜“访谈”张将军,让我联想起司马迁为写《李将军列传》访问李广。司马迁说,“余睹李将军,悛悛如鄙人。”张胜写的是《张将军列传》。

写传记须用史笔,史笔一般厚重少文。张胜的史笔既有写真的厚重,又有文学的美感。他的文字,豪放中带着洒脱,凛然有风骨,又有天籁般的气息。常说“文如其人”,我与张胜略有交往,感到他的文很像他的人。又常说“子如其父”,看了这本书,觉得张胜其人其文,颇有一点张将军的遗风。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张爱萍 干将 将军